还是兄弟你好,不像女生那么麻烦

编儿 2019-05-16 07:05 122 0

“你的口罩歪了,我给你弄好。”他的双眼注视着我,右手牵了牵我的口罩。

 

凉风习习吹起他的刘海,一个男孩的手轻轻地放在了我的脸上,此刻,时间仿佛停下了脚步,我多么希望,这一刻,我们也就此停驻,就这样一直下去……

当晚到家后,我早已无心学习,早早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环绕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模样、他的眼神、他的语气……自打升入高中后,我们便有些陌生,我本以为早就放下他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对他的喜爱不过是被我锁在了心底最深处罢了,只要钥匙一出现,这份爱便再次逃匿。

 

凌晨三点的夜晚,只有虫鸣声传入耳畔,我好似处于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眼前满是繁星,脑海里肆无忌惮地想着他,静谧而又幸福。

 

分班后的第一天,我早早地来到班级,憧憬着与他再次坐在同一间教室的种种美好,不由得暗自欣喜,我一边假装看着书,一边看着教室前门,却迟迟没有见到沐晨的身影。

 

第一节下课后,我跑到沐晨原来的班级,才发现他坐在教室里,我把他拉出教室,“你不是说要选文科的么?你不是要和我一起的么?”

 

他低下头,“对不起,我发现文科其实不适合我。”就再也没说话了。

 

我火冒三丈,苦笑了一声,甩头跑走了。

 

我决定,再也不理他了。

 

回到教室,趴在桌子上默默流泪,想起蔡康永说过,你恋爱了,只是你爱的人,有时并不真的存在。他可能只是一堵无辜的白墙,被你狂热地,把你心里最向往的爱情电影,全部在他身上投影一遍。

 

或许,我,就是这样。

 

那段日子里,每次见到他时,我都视若无睹,面无表情,但我知道,这些不过是逢场作戏吧,所有的不爱了,不管了,全是口是心非。学校举行篮球赛,他作为班级的主力参赛,我畏畏缩缩地躲在球场的一角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每一滴汗水,每一个跳跃……

 

那天,他们拿了冠军,比赛结束后,我看见他朝我们班的方向走去,我猜想,他肯定是去找我的。

 

我偷偷地跟在他的身后,见他在人群中巡视了一番后没有见到我,我便主动叫住了他。

 

他握着水瓶指向我,怒气汹汹,“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比赛?”

 

“我……我来了,只不过躲起来了。”

 

这时,他的脸才微微露出笑容。

2

我嘀咕着,“刚刚打球的时候有个男生把你绊倒了,我好想揍他一顿。”

 

他一脸不屑,“算了吧,就凭你。”而后把我揽过身边,一同走回了宿舍。

 

我没有扔下他,而他也没有丢下我。

 

重归于好的我们,会像往常一样打闹,一起聊着生活和学习,但与他的恋人未满总让我在无数次的夜晚失眠,那一丝情愫像是魔鬼缠绕着我,几次考试下来,我的成绩一度下滑,父母急得不知所措,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我不敢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他再次与我开了个玩笑,他有女朋友了,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清新而又甜美,我曾好几次见到她小跑着穿过操场为沐晨送水,还不忘拾起沐晨扔在地上的外套拍一拍,好让它干净一些,而后紧紧地抱在胸前。

 

这次,我是真的放手了。

 

他恋爱的那段时间里,我让自己沉浸于学习当中,埋头苦学,终是有些成效。

 

一天中午,QQ突然弹出一个聊天框,是沐晨发来的,“我感冒了,好难受,能去你家住一天吗?”

 

我看着手机不知该回些什么,是欣喜,还是难过,我一概不知,但手指不听使唤,简单地回了句,“我放学等你一起回去,带你看病。”

 

“好,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就这简短的聊天,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很多想法,“要带他去打点滴?还是买点药?还是让他好好休息?”

 

当晚,我和他一同回到家中,一路上,由于畏寒,他不停地发抖,头脑昏昏沉沉且四肢无力,平日里的那股冲劲与阳光早已消失到九霄云外。

 

母亲帮着我照顾了他一会儿,并让他吃完药后躺在我的床上,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他蜷缩着身体,紧闭着眼,像一只受伤的小狗,偶有咳嗽,没一会便又合上了双眼,我能清楚地听出他嗓子里的那种难受。

 

当晚,我躺在他的身旁,好几次伸出手,想着摸摸他的脸庞,指尖就快碰触到时,便又急忙缩了回来,我很想责骂他,“你为什么不照顾好自己,为什么会感冒,自己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注意……”可我说不出口。

 

挣扎了许久,我终于还是伸出了手,左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背上。

 

这时,他突然睁开了眼,有气无力地说,“你这样,不怕我传染给你么?快放开。”

 

我不知为何,竟抱的更紧,“没事,我乐意,只要你好了,传染给我也不怕。”

 

那一夜,我就这样抱着他睡了过去。

 

后来,他偶尔会到我家过夜,我们静静地躺在彼此的身旁,聊着对未来的憧憬。

 

有天夜晚,月光照进我的卧室,打在他的脸上,我侧头便能清晰地看见他长长的睫毛,明澈的眼睛,“你对象呢?”

 

“早分了。”他说的云淡风轻。

 

“为什么分啊?她那么喜欢你。”

3

“我不喜欢她了呗,还是兄弟你好,不像女生那么麻烦。”

 

我顿时有些窃喜,心想,莫非他和我一样,但是终究没有勇气问出口,“那如果我是女生,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哈哈哈,想什么呢,你是我一辈子的兄弟,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转过身,怅然若失,没再说话。

 

明明他就在我身旁,而我却不能走进他的心,最近的距离隔着最遥远的两颗心。

与沐晨相处的那一年里,虽无法将自己的心坦诚,但他带给我的快乐却让我难以忘怀,我也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关系。

 

毕业晚会那晚,我们都喝多了,我借着酒意吻了他的嘴唇,他没有拒绝,紧紧地抱紧了我。

 

“我的初吻,给你了诶,沐晨。”

 

他笑着摸着我的头发,“你真慷慨,把它给了我。”

 

后来,我考到了广州的一所大学,而他去了成都,大一开学不久,我便找了一个男友,和他很像,或许,我们一生就只爱一个人吧,一个很像他的人。

 

大二生日那天,我突然收到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浩宇,你现在还好吗?我想你了。”

 

我盯着短信流下了眼泪,双手止不住地颤抖,脑海里回放着与沐晨的一切,跑到学校的湖边,拨通了他的电话,“我……我也想你,其实我是喜欢你的。”

 

电话那头,传来了他的呼吸声,久久没有说话,“我也喜欢过你,可我只能把你当兄弟,对不起。”

 

从此,我们再没联系。

 

日月如梭,我尚未回过神,他便消失在我的人生里。

 

现在的我已经大三了,每天穿梭在茫茫人海中,身旁偶尔会有那么几个陌生的面孔让我驻足停留,我依旧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想起他。

 

他现在或许牵着哪个女孩的手吧?或许在篮球场上打球吧?又或者在玩电脑?学习……

 

总之,这些都与我无关了。

 

夕阳的余晖照在天边的云上,使云层泛起了淡淡的光晕,很美,但我却有些心疼,因为我知道,再过一会儿,它就会被黑夜笼罩。

 

沐晨,我的整个青春都是你,而今,每一个失眠的夜里,也是你。

 

不是不幸福,只是仍旧贪心眷恋过去的某种感受而不够幸福。

 

我爱你,跨越整个青春!

来自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没有任何介绍

Following 2 | Fans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