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那个喜欢打篮球的男孩

编儿 2019-05-14 12:05 4489 0

1

他曾说过:“一个有故事、有神秘感的人会更加有魅力哦。”

 

就这样,他走了,我也走了,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从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题记

2011年夏天,学校成立了一个新宿舍,一个高手云集的地方,只有年级前八名才可以住进去。作为学霸的我理所当然地乔迁新居,也就在那时,我和他相识了。

 

以前的我,心里从没住过一个人,别人的感情似乎也都与我无关,我总是沉浸在学习中,不关心八卦,也不关注任何一个身边的人,可当他出现后,这一切都变了。他给我的感觉总有点非比寻常,只要他对我笑一下,跟我说一句话,我就会开心一整天,我对他有着无限的期待感,而他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让我满足。

 

这种感觉,只对他有过。

 

以前的校园似乎很大,大到我从未遇见过他,现在的校园似乎很小,小到我的眼里只有他。                      

 

他叫沐晨,和我一样是00年生,眉清目秀,活泼阳光,笑的时候总让人融化,180的身高,喜欢打篮球,总招女生喜欢,还时不时收到女生递来的情书,当然,这些信,他都不屑一顾。

 

第一次与沐晨讲话是住进新宿舍的第一天,我提着暖瓶准备打水,正走出门口,他突然起身,“浩宇,等我一下,我和你一块去。”说罢,急忙提起暖瓶走到我的身旁。

 

这一路上,我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和他聊了许多无关痛痒的话题。装好水后,他俯身提起水瓶,右手臂的腱子肉清晰可见,我看了许久,内心有种难言的激动。回到宿舍后,他便去打球了,而我躺在床上看书,脑海里却一直回荡着他的模样。

 

平日里,我总会掩盖住自己对他的喜欢,从不主动找他,所以,尽管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的交流并没有多少。

 

我以为我们之间肯定不会有故事,可谁知道,后来我们发生的种种,都成为了我青春里最绚丽的绚丽的彩虹。某些不可言明的怀念,在夜深人静时轰然来袭,刺痛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无力挣扎。

 

有天中午放学,我慢悠悠地走向饭堂,下楼梯时,突然被一个仓促而有力的手抓住,我抬头一看,发现是沐晨,“走,一块吃饭去,快点,等等没菜了。”说完,他便用力地拉着我往饭堂跑去,我虽觉得众目睽睽下两个男生这样拉扯有些奇怪,但却一直没有甩开他,或许,是我心理作祟,他完全不以为然。

2

到饭堂后,他主动拿着卡去排队,离开时不忘叮嘱道,“你找个位置,不然等等都是人。”

 

我点了点头,不久,他便消失在人群当中。

 

我看着打饭窗口,寻找他的身影,大约过了五分钟,他端着饭盒朝我走来。

 

吃饭时,他总会自觉地把我碗里的肉搜刮得一干二净,还不忘冲我做鬼脸,我天生高冷,一脸冷漠,并没有说些什么,内心实则暗喜。虽然我俩的性格有些迥异,但三观却是出奇的合拍,每次总能想到一块去,比如穿衣的品味,喜欢的动漫……

 

渐渐地,我们变得形影不离,尽管我们不在同一个班级,但他总会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溜进我的教室偷偷地碰我一下,而后哈哈大笑地跑出教室,有时,还会回过头看看我的反应,我看着他的背影倏尔消失在我眼前,真希望能早些下课回到宿舍。

 

以前的我,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自从认识他后,一有活动课,我便会跑到操场上看他打球,从来不看球赛的我竟成了他的粉丝,每次他打累了跑到场下休息时,就会跑到我的身旁,这时,我会把买好的饮料递给他,看着他咕噜咕噜地畅饮,而后冲我使使眼色,我大抵能读懂他的意思,应该是,“你这小子,懂做啊!”

 

我已经记不清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少个夏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雪预示着冬天来了。

 

北方的冬夜严寒刺骨,宿舍的暖气有胜于无,一个人不冷,想念一个人才会冷。

 

今年的冬天不似往年,自从沐晨出现后,我的冬天多了一丝暖意,也多了一份感动。

 

有天晚上,我在被窝里蜷缩着身子,尽力地想让自己睡着,可是寒意袭来,我迟迟无法入眠,索性直起身子,裹着被子靠着墙壁不知所措,不知是因为我的动静吵醒了沐晨,还是他本就醒着,只见睡在斜对面上铺也翻起了身,看着我,“你咋还不睡觉,这么晚了。”

 

我支吾了好一阵子,打着哆嗦说了句,“冷……”

 

他立马起身,蹦了下来,见我微微发抖,满脸通红,便用手背贴着我的额头,“你肯定是发烧了。”而后起身倒了杯热水让我喝下,走到他的床上,拿了一床被子盖到我的身上,我直冒汗,而他便用毛巾擦拭着我的身体。

 

那晚,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睁眼就看到他的脸庞,而我枕在他的胳膊上,身体也舒服了许多。

 

与他的种种往事,我至今依旧记得。

3

中考后,他在我的同学录上写下,“我要仗着你,肆无忌惮,欺男霸女!”

 

就这样,我们的初中三年画上了一个句号。

 

那时还是个情不自禁就会做梦的年纪,身边的一丝风吹草动,都能轻易地引发一场关于他的兵荒马乱。

 

高中报名那天,拿到班级表的那一刻我便在上面耐心地寻找沐晨的名字,细细地看了两三遍,依旧没有见到他的名字,内心顿时有些失落,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和他的距离在渐渐拉长。再加上高中入学后,我离家近了许多,索性没再住校。

 

人总有新鲜感,过了那股劲,就什么都没了。新的班级,新的同学,这一切在他眼中好似都比我更加重要,没过多久,他便有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我时常在远处看着他们嬉笑打闹,搭着肩膀,唱着歌,心里怅然若失。起初,他还会每天找我一次,渐渐的,变成了一周一次,到后来,有事才会找我,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落差,像是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冲走了曾经的一切,我们之间的一切。

 

我开始胡思乱想,以往的坦然与淡定被我抛诸脑后,抑郁而又痛苦,但却无处宣泄,那是我至今为止最难熬的一段时光。我心想,若是能与他彻底断了联系倒好,问题是,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的身影。可是,在我看到他的身旁围着一群喜笑颜开的兄弟时,我甚至连招手的勇气都没有,只能默默地看他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篮球场上他依旧意气风发,也依旧年少轻狂,哪怕十分钟的课间时间,他也要拍打着篮球冲向球场打上一会儿,那十分钟的时间,我总能在穿过人群锁定他的身影。

 

2015年夏天,到了文理分科的最后一次填报,我毅然决然地选择文科,只因那时的我觉得做一个有思想、有内涵的人肯定很酷,而以我对沐晨的了解,他肯定会选理科。伴随着成长,我们总会面对许多选择,而这些选择,也让我们俩越来越远。

 

晚自习结束后,一走出教室便看到了沐晨,他就在不远处的楼梯转角,我本以为他是找其他朋友,谁料他不过是为了等我。

 

一见面,他便说:“浩宇,我和你一起,我选了文科。”

 

我一脸惊讶,斥责道,“你不好好学理,为什么学文?”

 

他吊儿郎当地说:“理科我学不会啊,而且学文科有你陪着,你教我啊,对吧?”他得意地昂起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畏,而后,他突然转过身来,抬起手伸向我的脸庞。

 

我往后退了一步,“你做什么啊?”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