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柜:让别人知道你是GAY 我和你妈怎么见人?

编儿 2020-04-13 15:04 941 0

01.jpg

(作者:明朗)

(一)

“让别人知道,我和你妈还怎么见人?”

今天是2012年4月1号,中午回到家,晚上我对爸爸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出柜!说出来何其容易,之后的事我又怎能预料?

本想的结果有千万种糟糕的景象,我爸直接过来暴打我一顿,或将我谩骂一番,或者直接断绝父子关系,把我逐出家门......

经过剧烈的心脏搏动后,终于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当时他在洗脚,我开始说话时一直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发现爸爸已经老了,眼睛里充满的岁月的痕迹,我从来没有这样正式地和爸爸交谈过。

我刚说出来时,他发出一声“嘶”的感叹,他说听到后脑袋一片空白,眼前也白了。我不知道这一句话的分量有多重,直接砸到我那疲惫的身上,爸爸在流血。

他劝我改变,还让我千万不能告诉我妈,因为这可能会直接杀死我母亲,我答应了。他听了我说的那一堆自我辩解,称尊重我的选择,甚至说在他在世时我不结婚都可以,但一定要考虑我妈妈,他这么爱我妈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仔细考虑了一下,他说现在不要再说这些了,等我毕业以后进入社会再说,他还可以继续养我!我感到多么的幸福,这样一般的要求,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珍贵。

他说了那么多,最令我心痛的是那句,“你如果这样,让别人知道,我和你妈以后还怎么见人?”

这句话,我会记住,记一辈子,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一句“对不起”现在显得那么的渺小微弱。

父亲告诉我,人生下来就应该承担一些责任,不打算结婚,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对传统道德的不负责任,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然后,他问我,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瞬间就不知道怎么回答......

爸爸,对不起,我扔给了您一个包袱,我一生对您有愧!

(二)

大清早,我挽着母亲去买菜

我总算是跨出了那一步,晚上我躺在床上,回忆着刚刚那些画面,一幕一幕,我想此时父亲肯定失眠了。

4月2号大清早,听到窗子后面母亲正在把那棵早已砍倒的树往外拖,我想起来帮着她弄,后来他已经处理完了,我便开始洗脸。

母亲站在我一边,不知道是在照镜子还是在看我。我开始和母亲聊起一些事来,一些无谓的家常,我真切感受着这样一种珍贵的时间,如此的温存。母亲提议和她一起去买菜,我答应了。

换好鞋子,就出门了,和她一起沿着渠边走,我挽起她的胳膊,哺乳期以后,我就从来没有如此亲密地靠近母亲,母亲慢慢说出了一些话,我大概已经能理解了,shegotit。

父亲一夜未睡,凌晨开始哭泣,母亲一再询问,终于还是知道了,我想父亲真的不必要一个人承受,也许这样会更好一些。

我和母亲依然用昨天晚上和父亲一样低缓的语气说话,母亲毕竟是女人,流泪是难免的,换作其他母亲我想也是,我并没有劝她别哭,我想哭出来会心里舒坦。

一路上,我开始了和妈妈慢慢的沟通,母亲不能接受,我也就慢慢解释。她不停地哭,我只是想,一开始是这样,一切都会好的,母亲的脑中没有这样的生活模式,不能想象我日后的生活。我不停重复着一句话,我很好,我真的很好,不用为我担心。

回到家中,父亲还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母亲在另外一个房间,我进去和她坐在沙发上,继续诉说着一些心理。她拿着那个粉红色的枕巾,此时那块布上已经沾满了一片片痕迹,她还是不停地擦拭着泪,而泪滴又不停滑落鼻尖。

记得上一次,是因为我偷别人东西,被她发现了,她也是流着泪教导我,那会我12岁,如今我21岁。

这样的解释、沟通依然在进行。母亲电话响了,我出门去,一分钟后再回来,看母亲用整块枕巾捂在脸上,我坐在她旁边,我不想劝她别哭,因为这样她会哭的更厉害,一度的哽咽,安静的气氛,我终于忍不住眼泪涌出来。

我装作没有哭得很厉害,调整语气继续劝导,母亲拉过我的手开始抚娑。我瞬间止住泪,我不能哭,我一定要比任何人都要坚强,不能让他们看到我哭,否则他们会觉得我很委屈,那样他们反而会更难过。

早上吃了饭,父亲出门去,母亲已睡下,我突然觉得好平静,外面天色阴暗,据说今天有沙尘暴,而这会突然又起了风,太阳出来了,我看着窗外。

(三)

看来我小觑了中国传统道德的厉害

一切都好了,我以为是这样,终于还是爆发了,我一发不可收拾,突然发现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对父母出柜,突然好恨我的家乡,好恨这个村,好恨......

4月2号晚,父亲回来了,像往常一样是醉着,不过似乎更醉,刚坐到沙发上,就开始说话,一家三口都在,他说他从现在开始不认识我了,没有我这个人了,听到我的名字就头疼!

他和我妈开始哭,我过去安抚他,随后越演越烈,今天晚上就要赶我出门,今晚有他没我,要不我死要不他死!

我不害怕,什么都不怕,他让我跪下,我就跪下,他说我跪过了我们的父子关系就此解除,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不要再回到这个家来了,不过容许我暂住一晚,明天就滚出这里。

他不认我是他的儿子,但是他永远都是我爸!后来我去了另外的房间,母亲开始安抚父亲,过了一会父亲来了,给我跪下了,我终于知道他现在受了多大的罪,从昨天到现在终于是爆发了。

他把家里的卡给我,剩下的所有积蓄都给我,让我拿着这钱滚出去,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回来,否则一旦被他发现我在外面乱搞,他直接就去了!

整个晚上,“死”他说了上百遍,我从来不惧畏死亡,我的存在并不重要,但我从不会选择死亡,父亲看得太重了。

后来我睡下了,父亲就醒了一下,也来陪我睡,他开始和我聊天,并不是吵架,而且我从来不会和他们吵架。

他又开始劝我,我依然给他解释,他对我的看法是,我是变态,他说我心理扭曲,是个怪物,其实任何恶心残酷的话语都不能刺痛我。

最终,父亲给我五至十年的时间来慢慢改过。我答应了,我想让时间来慢慢“治愈”所有人的伤。

(四)和父母一起去医院“旅游”

那天父母说带我去看心理医生,我看着父亲的眼睛,想了两秒钟就答应了。

这两秒钟,我的思绪异常激烈——

首先,我不是因为承认自己心理有问题才答应去,而是为了让父母安心,也借着这个机会让他们多了解我。

再者,我很喜欢接触新鲜的东西,就是以前没有见过的,在我看来都很有吸引力,我甚至幻想过,自己以后由于某种事件被送入监狱,也并不是件糟糕的事情。法国传奇作家让热内,我多么爱他,爱他的一切,偷盗,卖淫,入狱,才终于涌现出那么美妙的文字(即使翻译的也是那么的美),当然在常人看来我是有病,但确实是我真实的想法。

那日大早,和父母来到西安,路上和父亲又发生一些小争端,他猛然加大马力,吓得我以为他要带我一起走,哪里会,我多虑了。

在医院找到预约好的心理医生,和他谈了很多,包括生活,生理,爱好,经历,其实在理论上我比他懂得多,至少在这方面,他不是专家,但是人家人很好,和善,父母都喜欢。

我和他聊得也算很high,他很喜欢我这个“病人”,回家后,我们晚上还互通短信。我们交了朋友,他是我结识的最年长的朋友,但和他什么都说。打完飞机继续聊,他说了一些似乎是性隐晦的话,我没太听懂,这个老家伙还玩我,哈哈,要不是我主动结束,估计就失眠了。

他也和我父母聊了,父母也很喜欢,他很厉害,两面调和。家里出现了难得的和谐盛世的景象,我和父母现在处的比以前更好了,真的是感谢他,这位老兄弟。

那日,我还遇到一位同在办公室的老奶奶,据说是返聘回来的老专家,六十多岁。我也喜欢和她聊天,她很潮,上网,聊天,穿的很时尚,心态特别的好,抗癌明星,胃癌20年依然身体很好,身材也很棒,穿的裙装。

我们聊了很多,旅游的事,讲到我想去新疆,她就开始说她的新疆之旅,她希望我好好工作,挣了钱以后,想玩男的玩男的,想玩女的玩女的,我觉得这老太真逗。临走时,我们还没聊够,依依不舍,拥抱别过,后来回来,我们依然互通短信,太可爱了。

心理咨询很贵,一小时200块。我从早上聊到下午人家下班,心疼那钱啊,不过我们都很喜欢对方,加上是熟人介绍,也不算贵,我妈说的,我这才放心......


来源: 同志之家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5 | Fans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