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友同居,竟然是他爸要求的, 是谁忧伤了我的夏天

编儿 2019-12-10 12:12 23179 0

原题:是谁忧伤了我的夏天

在人山人海中,我幸运遇到了你;

在人潮人海中,我竟然失去了你。

                                                       ------题记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因为一个人,离开一座城。

回首自己的这些年,跌跌撞撞,迷迷糊糊,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因为遇到了他,走进了这个圈子,彼此都爱的那般缱绻,心疼着彼此,可是感情积淀得再怎么深厚,也抵挡不住异国的分居,在万般无奈之后,我们分开了。而后,我也离开了这座城市,至此之后,这座城市我再也没有踏足过。

离开他之后,我来到了扬州。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说吧......

踏足扬州,还是继续从事着之前行业的工作,在一家集团公司上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我承认我是一个极其花心,滥情的人,说我人渣也好,说我屌丝也罢,就是感情特别的不专一。

常言道,人不是不专一,只是没有遇到一个让你专一的人。

来到扬州,你可以想象到的所有圈内软件我都用过,这都是先前他教会我的。用不同的软件约不同的人,而且可以一约一个准。就这样,我肆无忌惮地纵情着放飞自己。同时,我也会定期去疾控中心做检查,有时,也会去献血。为了保证自己的健康,每次发生关系,都会做双重保护,以防万一。

人或许都喜欢走钢索,心惊胆颤,身体却很老实。

那些年,自己的灯红酒绿;那些年,自己的肆意妄为;那些年,自己的年少轻狂;那些年,自己的纵情滥欲……我都记忆犹新。

直至在扬州遇到了隋先生,这一切都变了。



2015年,燥热的夏季,躁动的心情,全然没有上班的心思。在这个无聊的午后,自己孤身一人来到宗庙祭拜诸神仙,而后,随手打开软件看了看。

一句“Hi”开启了我们这段深深情缘。

我没有多想,礼貌客气地回复了他。

我和往常一样,依旧熟悉的聊天套路,三言两语后便加了彼此的微信,开始了漫无目的的聊天。

我依旧清晰地记得我们第一次通话,整整聊了四个多小时。

聊天中得知,隋先生是扬州当地人,做房产助理工作,和他结识是因为他刚刚与他前男友分手,正处在感情的低潮期,心情特别的杂乱,所以聊了很久,他也不知所云,就是想找个人倾诉,我恰巧成了他的倾诉对象。

期间,隋先生一直提议见面看看,可是我不太愿意。

我是极不愿意与圈中好友一聊得欢喜合拍,就要见面。不喜的原因是不太了解对方,见面的时候会很尴尬,就如同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一样。圈子中的人,一有好感,吃饭,见面,开房,所有三步走的节奏就顺理成章的发生,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约炮”。

就这样,我们保持着模糊的相处模式聊了近两个多月。

2015年的7月7日,我们见面了。

见面是我主动提出来了,也是我很突然提出来的。这次,轮到我情绪低落了,因为工作不顺,想找人聊一聊,还不知道找谁倾诉时,他恰好发来微信,我无心地说了句,“咱们见面细聊?”

谁知他竟然爽快的应允了。

这让我很诧异。

更诧异的是,第一次与隋先生见面就约在了他的家中。他跟前男友分开之后,就一直独居,住在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主卧留给他父母住的,尽管他的父母知道他的情况后就已经不在家里住,但他一直睡在次卧。

没有任何的防备,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我们就这样见面了。

那天晚上,他一下班就发来家中的详细定位和地址,说要来接我。

我与他虽是第一次见面,但聊了两个月早已把彼此当老友看待,没等他问我到哪,我就来到了他家门口。



我没有敲门,也没有按门铃,怕惊动到他,在微信上给他发去消息,“我到了。”

这时,耳边传来了拖鞋趿拉的声响,门缓缓打开,他笑着站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太多的震惊,因为他和预想中的样子差不了多少,虽然颜值还算上品,但是细细看,可以看到脸上那淡淡的妆容,精心穿衣的搭配和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道。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在我跟他说见面的那一时刻起,他一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也期待了很久……嘴角微笑上扬的弧度,可以判读出这一刻的他,很开心。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还是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走进他家后,我一直在客厅里不停的来回转悠,张开双臂,扩充自己的肩膀,缓解自己这会儿的不舒服。

他指了指沙发,示意我坐下,而后开始问我工作上的烦心事。我还没说几句,他就将话题带到十万八千里之外,说他读书时的趣事,走过的地方,爱过的人……不知是他故意转移我的烦恼,还是为了让我多了解他,本来是我倾吐烦心事的约见,变成了他的往事回顾。

聊了两个小时左右,我们便外出觅食。

饭桌上,一切如常,直到快吃完时,隋先生才怯怯地问了句,“你今晚回家么?还是…..”

我知道他没说完的那半句,大抵是去他家过夜亦可,“你如果想要我陪着你,我可以不回家。”

那晚,我顺理成章地在隋先生家过夜,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没有太多的尴尬与拘谨,也没有太多的生疏与害羞。犹如多年的情侣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娴熟和自如。

这一刻,冰山与火焰的结合,真是太完美了!



隔天上午,我请假了,因为一夜5次的作战确实让我有些力不从心。那一晚之后,这样的拉锯战成了我们俩的常事,为博美人笑,也为了多陪陪他,精尽人亡也在所不辞。

隋先生的爸爸,一直在其他城市居住,7月8号那天,也就是我和他在浴室里缠绵后不久,突然搬回了家中居住。

据隋先生说,他也毫不知情,没有任何的征兆,就是回家住了。或许是父母年岁大了,想回家陪陪孩子吧。

那一次的见面到深入,算是默许了我们俩的关系,从此,我们成了如同家人一人的情侣,就连他的父母也接受了我。

隋先生25岁时就与家中出柜,父母起初都无法接受,但隋先生偶尔会带男友到家中吃饭,渐渐的,父母也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隋先生的父亲见过儿子的两个三前任,对我最为中意,或许是因为我作为公司董事长,有着同龄人没有的踏实与稳重,以至于后来隋先生家中发生的很多事情,老房子的买卖,奶奶的病逝等等,隋先生的父亲都会与我商量,反倒没和他的儿子如此亲近,而我也一直忙前忙后,尽心尽力。

所以,每次与隋先生发生矛盾时,他的父亲总会扮演调停者,在我们俩之间忙上忙下。



在一起的第三个月,从隋先生口中得知,他的父亲很欣赏我,建议我们住一起,可以很好的培养感情。

这是他家人提出来的,当他跟我说到此事时,我一点都没有反驳和犹豫,立即答应了他。我是奶奶带大的孩子,记事以来,父母一直在外经商,所以,能在陌生的城市找到家的味道,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

正式搬进隋先生家中同居是在2015年的冬天,我们一同去了瘦西湖闲逛,走到二十四桥时,隋先生说了句,“这可是很著名的地方,有句诗是这样说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我不懂诗文,只听到了“吹箫”二字,“啥吹箫?

隋先生轻轻地推了我的肩膀,“你这人,真是一点文化都没有。

我笑了,“好,那以后就不让你吹箫了。

隋先生红了脸,更加用力的打了我一下,而后跑得远远的。

在同居之前,我和隋先生一家吃了一顿正式的晚餐。这一餐,很重要,也决定了我和隋先生未来的生活。

给叔叔阿姨准备了礼品,提前安排好了扬州最好的西餐厅。

这一餐,隋先生家人十分满意。

晚上到家时,隋先生的父亲给我发了短信息,大致是说对我很满意,抽个时间让我搬去他家居住,并约我次日单独见面,聊一聊。

第二天下午,我们约到了家附近的茶馆。

叔叔跟我讲了隋先生之前发生的一切,他也知道隋先生所有的事情,让我们彼此懂得珍惜,照顾好对方,包容好对方。

第一次与所谓的“岳父”私下谈话,感觉像是一位语重心长的父亲在嘱咐些什么。

后来与朋友聊起此事,他们调侃说,“这明明就是一个岳父对未来女婿的谈话而已。

这一天之后,我和隋先生正式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连带着叔叔阿姨一起,一家四口。

这一年的新年,我没有回自己的老家,而是留在了扬州,与隋先生一家过年。

爸妈不断地追问我,“为什么不回家过年?

我也不知如何开口,以工作缠身为由搪塞了过去。

——未完待续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5 | Fans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