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4岁因病去世,我当起小城医生

编儿 2019-12-05 15:12 14040 1

来到门前,门却一直紧闭着,我大力敲门,可没人回应。

我拨通他的电话,一次、两次……

“小希,你走吧,我不爱你了。”他发来消息。

“王八蛋,你给我开门,你给我出来,你答应我的,你为什么反悔?”许久,他才推开家门。

一个月不见,他颓废了不少,也瘦了不少,邋里邋遢。

他见到我,抱着我,欲言又止。

在我的追问下,他才拿出报告单。

当我看到血象时,一个晴天霹雳,我的爱人得了慢性白血病。

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他如烂泥一样瘫坐在地上。

他说,几个月前他就感觉浑身上下不适,乏力,恶心,皮下有出血点,碰一下就出血,牙龈无原因的出血,膝盖酸痛。起初,他以为是简单的感冒,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淋巴结肿大,让他进一步检查,一步又一步,最后医生对他说,情况有点复杂,血小板急剧降低,淋巴结肿大活动度差,需要做骨髓穿刺才能确诊。

4月中旬,报告出来了,他确诊了慢性白血病,证实了医生的猜想。

西藏

图由作者提供·西藏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面对,你还记得你发过的誓吗,你这样子,你让我怎么办,你这个混蛋,你太自私了。我是你的小希,是可以给我给你带来希望的小希啊!”

我抱起眼前的陈,安慰道,“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他看着我,眼里装满了这段时间的沮丧。

帮他洗了澡,换了衣服,收拾了行李,买了票,和他一起来到我的城市,陪他在我的医院就诊治疗。

他没有家人,此时,我就是他的唯一。

隔天,我像疯了一样,问遍了学校里所有的老师,请求老师给予意见。

而他也开始在医院接受化疗,因为自己的研究生培养方式为专业型硕士,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为了更好的照顾他,我索性搬到医院去住。与此同时,他将甜品店转卖,而我卖了自己收藏的全部乐高,拿出我所有的钱,借遍了所有的好友,用尽全力的换取他的生命,我知道,他早已是我的全部,他走了,我的灵魂也将毫无意义。


我时常会走到他的病房,看着日渐憔悴的他,“你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你还有我。”

“你走吧,别管我了,你什么都不了解,我不想拖着你,你应该好好对你自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金钱,我本来就不配拥有,小时候没人爱,长大了,好不容易……”他几度哽咽,却还是没有说出剩下的话。

“说啊,你怎么不说了,我不说,我来帮你说,好不容易遇到我,遇到一个如此爱你的人,现在却又成这样,上天对你真的不公平是吧,我告诉你,我从来不信命,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你是我的,不是任何人的,你都说了,我是你遇到的那个对的人,可你为什么要赶我走?你是个男人,是我的老公,你要对你的话负责人,要娶我,照顾我一辈子,爱我一辈子,你都忘了,你要是出啥事,你让我怎么办?”我蹲在他的床旁边,拉起他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又亲了他的手,眼泪不断的涌出。

“答应我,好好治疗,我们会好的,你这个混蛋,你赶紧给我好起来,我还要吃你给我做的甜点,你不能丢下你的小希啊。”此时的我已经泣不成声,生怕他真的会离开我,其实我也知道,慢性白血病合并感染真的很渺茫。

而我作为一名医生,已知其中的危害,可我不能放弃他啊,他是我深爱的人啊。

陈用被子盖在自己的头上,在被子里啜泣着,手却抓着我,越抓越紧。

我陷入深深的恐慌,我怕失去他。

图由作者提供·西藏

图由作者提供·西藏

日子一天天过去,陈的身体伴着化疗日渐憔悴,却一直不见好转,他的头发早已掉光,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就连喝水也显得有心无力,我只能用棉签沾着水,轻轻地浸湿他的嘴唇。有时,生怕他躺久了不舒服,便小心翼翼地帮他翻个身。我不敢用力碰他,因为只要一用力,他的身体便会留下深深的淤青,久久都不会消失。

这样的煎熬,一直坚持到了15年10月16日的晚上,ICU的老师突然拨通我的电话,“你快来吧,他时间不多了。”

我握着电话,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舍友见状,点醒了我,我发疯似得往外跑,“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你走了我怎么办?”泪,划过脸庞。

来到他的床前,他努力睁着眼睛,却因为插着气管说不出话来,这还是我的那个陈先生嘛?我全然认不出他的样子,这与我们初次相识的时候判若两人。



眼前的他双眼模糊,没有一丝神韵,长时间的化疗,整个人就如同干枯的僵尸一般可怕,脸色惨白,没有一点红晕。

我抓紧他的手,他拼命的想说出话来,“你别激动,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拿起手机,播放着他爱我的一点一滴,视屏里的他笑的如此甜美,他笑了。”

ICU的老师,给了我们单独的空间,让我和他说说话,我拿着事先买好的戒指,单膝跪地,“陈麓,遇到你是我的幸运,我愿意做你的男朋友,一辈子不离不弃,我爱你……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陈努力的点点头,我帮他戴好戒指,用舌头舔去他眼角的泪水,“臭臭,泪是甜的哎。”

他咧着嘴,笑了,而后停止了呼吸,从此,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15年10月17日凌晨3:28分14秒,我将他归还星辰,从此天上多了一颗星,地上多了一个仰望星空的男生。

陈麓自幼没有家人,更不知道家在何方,于是,我将他带回了西安。

他的告别式,在10月20日。这一天,只有几个福利院的玩伴过来送他,看着他长大院长几度哭晕过去。文文帮着准备后事,他的好友帮忙抬着陈的身体慢慢走进了殡仪馆,“轻点,别把他摔了,他太苦了,太累了,不要吵醒他,他只是睡着了对吧。”我对旁边的文文说。

那天,阳光和煦,照着我的脸庞,我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白的云,软软的。我拿着陈的遗像,相片中的他甜甜的笑着,像天使一样,清澈的眼里仿佛装着我的样子。

追悼会上的气氛极其压抑,每个人表情严肃,唯独我,傻傻的笑着。

陈麓,你知道吗?我多想再听一听你的声音。

看着你的身体在烈火中灼烧,我知道我的爱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说过你要和我去一趟西藏,去看看仓央嘉措的转山转水转佛堂,你说你想去西藏许愿一辈子守候我。

于是,我决定带着他的骨灰,去一趟西藏。


图由作者提供·西藏

告别式后的下午,我穿着陈第一次向我表白的衣服,拿着戒指,去照相馆冲洗好了我们所有在一起的合照,订了隔天前往西藏的机票。

那晚,我彻夜未眠,看着身边的陈,已是一抔白土,内心最后的倔强还是决堤了,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愿意一辈子照顾我,要给我做我爱吃的甜点,可为什么要丢下我,让我一个人伤心……



10月21日,我的22岁生日,我带着他,辗转来到西藏,带他去朝拜,为他诵经祈福,希望他的下辈子有一个圆满的家庭,有一个深爱他的人,有一个我,

羊湖旁,我把他和我们的相片永远埋在了那里。

陈,我的爱人,四年了,你离开我四年了,以前那个毛毛糙糙、爱撒娇、爱卖萌、爱吃醋的男生也走了,他去陪你了。

四年,我不敢去想,我怕我忍不住想你,我也不敢回去西安,我怕在那看到我们曾经走过的路,留下的影子。

你不知道吧,你的店被文文买下来了,还是那家店,还是那些东西,但却再也看不到你。

佛陀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现在的这身白衣,却是你给我带来的无法愈合的伤,我努力工作,多治愈一个人,我就可以多集一份功,这样越来越多,是不是就可以换回来世的你?我在佛陀面前许愿,我爱的人,爱我的人,我愿用命去守候,倘若生死,愿用一世功德换取下一世平平安安、爱我的你。

转眼又是一年的10月21日了,我又长大一岁了,每到这时,我都特别渴望能够见到你,你也真是的,说要抓紧我的左手,却早早放开了,况且你真的很无情,四年了,都不来见我。


图为作者朋友圈截图

我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你,想起我们初识的那天,你笑着对我说,我叫陈麓,林深时见鹿的麓……

而我也是在你离开后才知道: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林深时雾起,海蓝时浪涌,梦醒时夜续。

不见鹿,不见鲸,也再也见不到你。

今年,你可以到梦里看看我么?

——2019年10月12日

陈先生离开我的第四个年头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 2019-12-05 15:12
971 #

也楼的话:

本文系小城医生投稿的真实故事,电台由小汤录制。

收到这篇文章的初稿时,字数大概五千多字,我匆匆看完后,搁置在一旁。

过了几天,看到作者的朋友圈,寥寥数语,早已模糊了眼眶。于是,我和作者沟通了许久,决定将故事完善为一万多字的连载故事。

如今,作者在北方的一座小城市当着医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这四年来,他每年都会去西藏看看。

与他相识后,每次与他聊天,最常听到他说的话便是:哥哥,我这会刚下手术......

言语中透露着纯朴与善良。

我不知该说什么宽慰的话,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一切都好。

鉴于很多读者会质疑故事的真实性,我只想说,戏剧的故事源于真实的生活,希望我们的人生都是一出喜剧。


0 (6).jpg

0 (5).jpg

Comment

Like 0 Reply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5 | Fans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