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友的亲吻照,被妈妈发现了

编儿 2019-11-07 06:11 10295 0

0.jpg


一幕烟火秀

没有一张车票是你回家的那趟车

我从梦中惊醒,发现枕头上沾着泪。在衣帽间角落的柜子底下,拿出那个许久未动弹的箱子,从里面拿出车票夹,看着那一张张车票,从2014年10月15日起到2014年12月25日止,每一张车票上都是乘车人刘睿,每一张车票的发车时间都是19:30,每一个出发地都是重庆北,终点都是成都东。

和刘睿在一起的每一天,我像个在幼儿园等着大人接的小朋友,他不让我一个人出门,说怕我迷路;不让我一个人去喝酒,说怕不安全;不让我吃零食,说怕我被专业课老师罚跑圈。

我的生活里他无处不在……

世上万物皆苦,唯有你明目张胆的偏爱,才是救赎。

我想刘睿用实际行动为这句话做了最好的注释。

他无微不至的宠溺让我像个婴儿一样,度过了高中生活。

我们都是艺术生,他是美二班,我是音二班。

2014年夏天,我们高二结束进入高三,依照惯例,新学期开始所有的艺术生要参加为期4个月的专业集训来提升自己艺术考试的整体水平。因为老师和报名的原因,我的集训地在成都,他的集训地在重庆。

因为LGBT的原因,我们对重庆和成都这两个城市的印象很好,甚至我们的目标学府留在成都,我报四川音乐学院,他报四川美术学院。

曾经我们还构想过五年后的事情,大学毕业后,在成都买房子,留在成都,一辈子在一起。

只是如今已经无法实现了。

2014年9月,我们俩一起从银川飞往成都,开始了为期四个月的艺术集训。

他把我送到成都后,替我安顿好了一切,独自赶回重庆。

在成都东站分开的时候,我对他说:“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一周来看我一次。”

他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会的,我不光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照顾好你的。”

和他在一起这些年,我知道,他说过的话从不落空。

艺术生的辛苦可能只有艺术生懂吧。

我在成都喘了口气,当天下午就开始安排课程,视唱练耳,乐器,舞蹈,一个都没跑。而他在重庆,素描,速写,油画,水彩想必也很忙。

来成都的第一天,也是我这两年来第一个没有他的夜晚。

晚上八点,我从练功房里出来,接到他的电话:“瑀宝,你干嘛呢?”

“刚下晚自练,从练功房里出来,准备回去休息了!你呢?”

“瑀宝,你到大门口来呗!”睿哥在电话里对我说。

“干什么?”

“你来了就知道了,快点来吧!”

我走到学校门口,看到刘睿冲我笑,他看着我,向我跑来,抱着我,还在我额上亲了一口。

“你怎么来了?”我问他。

2

这次可以换你枕着我的臂弯么?

“这是你近三年来第一次晚上睡觉没有我,你又认床,我怕你晚上睡不着,第二天又累的慌。”他说着,拉着我的手朝房间走去。

宁夏前几年没产业景气,国家对私矿查的也不严,我爸和文叔开了几个小矿,挣了几笔小钱,我和睿哥的集训生活还是很富裕的。

当晚,我躺在他的臂弯沉沉的睡去,隔天清晨他早早起床离开。

那天以后,他每天晚上都会坐上重庆来往成都的高铁,陪我一晚,第二天清晨,再坐最早一班高铁回重庆上课。

这样的生活他坚持了整整四个月,直到十二月中旬艺考结束。

如今睿哥走了,和我天人永隔,我看着睿哥的照片,看着手里的这厚厚的车票,除了数着车票,擦着眼泪,我也做不了什么。

最后我把这一沓车票付之一炬,化成一缕青烟,告诉睿哥,诗瑀想你了。

睿哥,我好想给你买张票,好想你跟我回家。

你曾问我喜不喜欢烟花,我说烟花绚烂却也只是一瞬,不如星光,虽然微弱但却长明。

你又对我说:“天上一颗星,守护地上一个人,如果你化成了星星,就会一直守护我。”

睿哥你做到了。

我看着天上万千星子,我想最亮的那颗就是你,你一定拼尽全力的发着光,就像你拼尽全力的爱着我一样……

3

一盏琉璃宴

如果我是深海,你选择沉溺,还是逃离?我问他。

你对我说,假如我这一生有99次好运我会把96次都给你,留三次给我,一次是遇到你,一次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我,还有一次是陪你走下去。

现在我已经用光了。我无法想象如果离开你,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样的事情可以算得上幸运。

月光下你抱着我,似乎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或者是我们的感情,什么事都不能影响到我们……

4

只属于四个人的秘密

这天下午,我们在学校午休,准备上课前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

“喂,妈,咋了?”我像往常一样用最轻松的口气问着。

“刘二宝,下午的课,妈帮你请假了,你到兴庆区蓝湾咖啡206来找妈妈,妈妈有事和你聊一下。”妈妈的语气有些反常,音量也比平常略低些。

“妈,啥事你就说呗,还蓝湾咖啡,还聊一下。”我试图缓解这通电话的低沉语气。

“二宝你是大孩子了,有自己的想法,妈妈要尊重你的!”妈妈的语速也比往常缓慢了不少。

“行的吧,管猫叫了个咪咪,净出洋相。”我开玩笑地说。

“刘诗瑀你吃活了是吧,敢这么和我说话!”妈妈提高了嗓门,像往常一样。

“好了好了,我错了行吧,先不说了我,过来了。”王大姐正经不过三秒。

我收拾了一下,刚出教室门,就碰到了睿哥,睿哥说阿姨也给他打电话了,也是蓝湾咖啡,不过他是302,我们也不知道妈妈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见招拆招了。

我们到了蓝湾咖啡,就各找各妈了。

我到了306,王大姐一脸严肃。

“妈,你咋了?这么严肃,出啥事了?”我试探的问着。

妈妈没有看我,只是时不时的看着自己的包,“儿子,妈有点事想和你聊聊。”

“嗯,妈你说。”我漫不经心的搭着话。

我妈试探道,“儿子,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你看看你,和那些女孩子关系那么好,就没有一个你喜欢的?”

“我还不知道唉!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你和睿睿的关系,一直很好吧!”我妈再次试探。

“睿睿和哥哥一样啊,都是哥哥啊!”我假装淡定回答,其实心里慌的一腿。

我和妈妈都没有说话,她看着我,我看向别处,我心里有种直觉,王大姐一定知道什么。

“你自己看看吧。”王大姐边说,边从包里掏出几张照片扔到了我的面前。

只见照片上的我和睿哥在卧室里亲昵的吻在了一起。

我突然想起,睿哥早上提了句,阿姨今天要去帮我们打扫卫生。

看来,我和睿哥的事情是瞒不住了。

王大姐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睿哥和阿姨的吵闹声。

我和妈妈走了出去,正好,睿哥也看到我们,一把抓我过去,冲着阿姨喊,“我告诉你,这辈子我就喜欢他一个,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这辈子就这个人了。你们自己看着办。”睿哥拉着我,扭头就走。

就这样,我们两个被出柜了。

我们回到自己的小家,他紧紧的抱着我。

“你后悔吗?瑀宝。”

“后悔什么?”我们四目相对。

“跟着我跑出来,以后家里可能就不要我们了。”他的目光从我的眼睛上移开看向了别的地方。

“别想太多,睿哥,家里只是需要时间消化而已。妈是自己的妈,你还不了解吗?”我试图安慰他,拉着他的手摇了摇。

他抱着我,紧紧的抱着,“我不知道,可我怕你受苦。”

“我不怕,有你在我永远不会怕。”

吃过晚饭,我们彼此相拥,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们请了假,没有去学校,阿姨的电话打给睿哥,打给我,一遍一遍,只是我们都没有接的意思。

一抹红色路过我们的窗台,夕阳的辉撒在我们的合照上,照片多了一抹烫金。

妈妈和阿姨来到我们的小家。

我们八目相对,气氛多少有些尴尬,妈妈说让我和她出去一会儿,阿姨和睿哥有话说。

我和妈妈走在夕阳下的路上,妈妈说不管我喜欢男生还是女生,只要我快乐,她都支持我。毕竟没有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幸福快乐。

我问,“睿哥呢?”


妈妈笑了一下说,“放心吧,韩静阿姨和妈妈的想法是一样的。”听到这我轻松了不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妈妈接到韩静阿姨的电话,说是一起吃火锅,我们母子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了。

再次八目相对的时候没有了尴尬,反而很舒服。

吃饭的时候妈妈还拿我们开玩笑,让睿哥叫他丈母娘。

直到睿哥去世,我们四个人都有一个秘密,只属于我们四个人的秘密。

5

故事的起点

刘睿,我们自幼相识,可能是天定的缘分,兜兜转转,曾经的闺蜜,因为儿子的原因,变成了亲家。

从小你就护着我,在一起后的那几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你无微不至的照顾,明目张胆的宠爱,都让我像个孩子一样。

如今你不在了,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爸妈们。

——完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4 | Fans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