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怎么毁掉一个男孩子吗?

编儿 2019-10-31 05:10 9625 0

17年4月下旬,回到学校后的我刻意疏远王昊,下载了两年没用的软件,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自己失败的爱情。

第一晚就和一个学校里的基友聊得有些投缘,他叫郑鹏,我的学弟,隔天正好要去市里买鞋子,让我陪他去,我答应了。

路上,我们俩聊着彼此的过往,我说:“我有谈过咱学校的,他学习很好,考上研了,湖大呢。”

“是不是叫王昊?”他一脸愕然的问我。

我愣了一下,“你咋知道的?”

“我认识他啊,我俩一起自习过。你们啥时候分的?”

“今年元旦。”

他皱紧眉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可是他说去年暑假就分手了,暑假我还和他约过,当时我在外面租房,他在软件上看了我,就加了我,我们俩每天都一起自习,还在出租屋做过……”他像是故意炫耀让我难看,我还没问便全盘托出。

我虽知道世界之大,圈内之小,但是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也有些难以置信。

我压抑住内心的怒火,心想,亏我那么相信他,没想到他早就出轨了。

在和郑鹏的聊天过程中,我才发现他是个老实人,我问什么他就说什么,心里毫不设防,最后我们竟然达成一致,把矛头对准王昊那个渣男,一起吐槽他,甚至后来,我们还成为了好朋友,在我刚到广东工作时,每天晚上他都会陪我聊天,排遣寂寞。

我和王昊是在15年端午节那天确认关系,那年暑假,他到西安找我,过了一年左右,他就出轨了,或许,还有一些我没发现的绿帽也未必。

最让我恼火的是,16年暑假的某天,郑鹏在机械学院自习,外面忽然倾盆大雨,王昊得知他还在自习并没有带伞后,主动请缨,走了两公里的路去给他送伞,这才虏获了他的芳心,谁知王昊只是图一时之欢,和他爽了一个暑假后便很少联系了。

现在想来,王昊就是个中央空调,他对谁都很好,一开始都能使出绝招套住对方的心,而我还傻傻的以为自己是他的唯一。

在和郑鹏的详细复盘后,我整理了一下思绪,给王昊发去短信:“明天出来走走吧,我有话对你说。”

第二天中午,我们如常在饭堂吃了午饭,饭后我拉着他去了学校附近的公园。

没走多久,我便停了下来,抬头直视他的双眼问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清楚,当初分手的时候说的那个出轨对象,是你编造出来的还是真的?”

2

他眼神有过瞬间的失焦,避开我的双眼,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

我重复了好几遍,他都坚持说是编造的,没有这个人和事。

“那你认识郑鹏么?”

他愣了一下,脸刷一下的就红了,“你怎么知道他的?”

“很巧,就这样认识了。”

他有些无奈,“哎,我都叫他不要跟别人说,他还跟你说,你们俩呢?你们出去干嘛了?”他开始调转枪头怀疑起我。

“没,就出去吃饭而已。”

“就只有这样?”他反问道。

“该做的都做了,出去约能干嘛?”我故意骗他。

“我虽然外面有约,但是我心里只有你,最爱的还是你。我和他们只是玩玩,但是你不行,你是我的,别人不能碰你。”他突然对我吼道,之后他扭过头,快速向前走去。

与他相处的两年之久,这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余光瞥见他双拳紧握,手里的饭卡被攥的变了形。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一脸懵逼,突然反应过来,今天明明是我来责问他的,为什么现在却反过来了?

后来,从郑鹏那得知,王昊回去后给他发了条信息,内容大意是让他离我远点,不然不会放过他。

临近毕业,所有的挂科科目都需要补考,不然不予毕业,作为文科生的我在一所理科院校,高数,线代,概率论全挂了。

有天和王昊吃饭,我随口说道,“你学习那么好,还帮你老乡替考都过了,你也帮我替考呗,我觉得我过不了。”我不过是当玩笑话说说,不曾想他真的去网上做了假的准考证,冒着被开除的风险,替我考了这三科。在外面等待他的那几个小时,是我最难捱的时候,听到脚步声时,都以为是他被抓住了。每次考完,他都找到我,给我一个安慰的笑容。

如果他真的被抓住,他这一生就完了,而且他还刚考上985的研究生,前途一片光明。那时,我也搞不懂他为什么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我考试。

每次对他由爱转恨时,他总会做出让人无法恨他的事情,这让我对他又可恶,又令人难以放手。

在我忐忑了半个月后,成绩出来了,我的补考全部通过,我一边庆幸,也一边感到后怕。

时光荏苒,眼看毕业在即,我便计划着在最后一晚和他画上完整的句号,约他到车站附近共同度过最后一晚。

那一晚,我们都默不作声,静静的抱着彼此,我转身打开手机,放起了我们刚在一起时他给我唱过我们的歌,《爱你比永远多一天》《某月某日》《就当是为了我》,重复播放着……

他抱着我哭了一晚上,而我也同样哭的撕心裂肺。

第二天退房时,我问他,“马上要走了,以后说不定就见不到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他再次流下眼泪,啜泣道,“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再也没有人像你一样爱我了。”        

离开酒店后,他把我送到火车站,在我即将离开前,我转过身子,“抱一下吧,以后就没机会了。”他紧紧地将我揽到怀里,我与他相拥了许久,而后拉起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一瞬间如释重负,一转头心如刀绞,估计就是永别了吧。

640.jpeg

毕业前去云台山游玩

3

不管他如何的渣,我的初恋,我的所有温暖美好回忆,我的校园恋情就这么结束了。

回到老家后,我与他没再联系,七月中旬去到广东工作。而王昊还没开学,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有时,我会想起他,给他发去消息后,他基本都是已读不回。

一直到17天十月下旬,我断断续续的与王昊聊过几次,从他那得知,他快要与一个追求了一年多的男生在一起了,那个男生,就是我去他家时,帮点外卖的那个。

没过几天,王昊兴高采烈地告诉我正式与那个男生在一起了。

我问他,“你不是说不再谈异地恋了么?怎么还追了一个异地的男生。

“因为我喜欢他啊。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就是在一起的理由,而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所有的理由就是“不喜欢”。

18年1月的某天清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的他突然打来电话,一接通电话,手机立刻传来他的哭声,“我完了。

“怎么了?”脑海中一瞬闪过“艾滋”二字。

“我那里已经有各种疱疹症状了,我很怕,化验结果马上就出来了。

“那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从他口中得知,一个多月前,他又在软件上约了一个,而且是无套。我除了简单的安慰,就是深深地责备。怒其乱,哀其不幸。

挂了电话,嘴上说着活该,心里却不是滋味。

不久收到他发来的信息,被传染了梅毒,不幸中的万幸,浓度不算很高,还不是很严重。

再次安慰他后,借了钱给他治病,把网上找的相关注意事项都发给了他,让他专心治病。

之后几个月我都会主动关心他的病情,他说几乎算是痊愈了,不用每周去打针了。我长舒一口气,没几天他还了当初借他的钱,我点了确认收款。谁成想,这就是我们最后的聊天内容。

一直到19年春天,我在清理微信好友时,发现他的聊天框里出现了一行字。

对方已经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我看着手机许久,沉睡的心弦颤动了一下,毅然决然地删除了他。

王昊,你知道怎么毁掉一个男孩子吗?

从最开始的百依百顺,到最后的不理不睬;忽冷忽热像变了一个人,在你爱他爱的最深的时候,转身离开。

我依旧是十一,家中的独子,生长在并不幸福的家庭,有过一段并不圆满的爱情。

——完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