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我与处子之身永别了

编儿 2019-10-23 14:10 12561 0

原题:青春撕扯

我是十一,家中的独子,生长在并不幸福的家庭。在我四年级时,父母带着我来到市里求学,三个人挤住在十几平方的城中村民宅,本就不宽敞的小窝,因为父母的小吵小闹而更显拥挤。自打我记事起,父母之间的交流不是争吵便是冷战。

我清晰的记得08年除夕那天,他们俩又一次吵得不可开交,母亲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带着我夺门而出,你能想象阖家团圆的夜晚,大街上空无一人,我和母亲在马路上孤零零的游荡了一晚,仿佛被世界遗弃的感觉吗?

我至今都无法忘记那种滋味。

我的童年时光大部分被圈禁在那暗无天日的小屋,父母要求我放学后马上回家看书学习,不准外出,偶尔的逃出玩耍,回来后也免不了一顿衣架,还美名其曰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所以,高考成绩公布后,我就一心想着逃离这个乌烟瘴气的家,报考的全是离家几百公里外的大学,可惜造化弄人,前两个志愿都滑档了,最后被随便填写的一所大学录取,在河南偏远的小城镇。之所以选择它,仅仅是因为学校面积够大,足足有五千亩,可以让我沉浸在幻想的大学校园世界里。

开学后的我,像是逃离牢笼的小鸟,在广阔的校园里寻寻觅觅,一直期待着自己的爱情,但我又没有勇气寻找同校的男生,生怕别人发现我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

就这样,大一那年,我在圈子的边缘徘徊不定,疯狂试探,进进出出,毫无收获。

大二那年,或许是因为长大了一岁,或许是看多了网络上那些让人羡慕的校园爱情,我不再像当初那般怯懦,急切地渴望着爱情,于是我下载了软件,开始在学校附近大面积撒网,但凡看到不错的,我都主动打招呼,“哈喽!”

“让我看看你,你发我回。”收到的几乎都是这般程序化的回答。

与他的相识同样如此,我们互相交换了相片,对彼此的感觉都还不错。

那时,他正在教室自习,而我在宿舍里百无聊赖,他便推荐我看当时很火的小视频,我实在找不到,他便将自己的账号密码发给了我,“你看看我收藏的那些,很有意思,慢慢看,我先上课了,下课找你聊啊。”我心想,这男生对我也太不设防了吧,刚认识就把账号密码告诉了我,内心暗暗对他产生了好感。

那几天里,我们每天都保持着联系。

有天下午,他突然发来消息,“我在二教204自习,要不你来找我吧,我们见见?”

我没有拒绝,收拾了一番后如约来到教室,走到教室门口时,却因紧张迟迟不敢推开教室门,犹豫了许久才给他发去消息,“我到了。”

他回说:“进来吧。”

我走到教室后门,透过门缝偷偷向里张望,只见一个戴着眼镜,高高瘦瘦的男生站起身收拾书包,他穿着暗红色的T恤,黑色的运动裤,绿色的鞋子,身上的穿搭让我摸不着头脑,看着就像个傻不拉唧的直男。

但是,谁曾想到,后来的我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傻子。

01.jpeg

图由作者提供

他背着书包走出教室,见到我后,笑着说:“走吧,去超市买点东西,叫我王昊就好了。”他嘴巴一咧,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让人如沐春风,暖暖的,典型的食草男。

走去超市的路上,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偏内向,他也有点。

那天,他在超市买了两条荷氏糖给我,说这是他的最爱,每天自习都会买着带在身上。后来,这糖成了我俩之间的小甜蜜,每天他都会买给我,而后再陪我走回宿舍,独自离开。

见面后的第二天,他约我一起吃午饭,“你想吃什么?”

我随意说了句,“吃面吧!”

他继续问道,“你平时喜欢清淡的还是?”

“我无辣不欢,不过最近上火了,嘴里有口腔溃疡吃不了辣,你呢?”

他脱口而出,“我啊,我也喜欢吃辣啊。”

次日,来到学校饭堂时他已经打好了饭等我。我一坐下,他便递来一个白色塑料袋,“这是给你买的药,按时吃会好的快。”

我打开袋子,里面是西瓜霜喷雾和口腔溃疡贴,说实话,那一瞬间是我二十多年来的第一次感动,我的内心早已被他暖化,但依旧故作平静,“你竟然会记得我昨天说的话哦,我连生日都没有人记得。”

他一时有些尴尬,不知该为自己的细心感到自豪,还是为我的过去感到同情,笑了笑,低下了头。

和他吃过几顿饭后,我才知道他根本一点辣都不能吃,每次吃都满头大汗,呼哧呼哧的。但是他还是会迁就我,陪我吃我的最爱--火锅。我还记得认识的第三天,我们去了一家火锅店,叫“光阴的小板凳”,不过毕业前,这家店就倒闭了。

那次饭局,我们相谈甚欢,后来听他说,是在吃火锅时喜欢上我的,觉得我乐观幽默,相处起来很是轻松。

喜欢上一个人很简单,一刻的心动足矣。

之后的几天,我们每天都会相约吃饭。

临近端午假期,他提议去洛阳旅游,我虽与他没有正式确认关系,但一想到那几天的相处模式却胜似情侣,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

到洛阳的第一天,我们去了白马寺,一路上,他都对我照顾有加,买水、拿包、提醒我喝水,打伞遮阳,所有的大小事他通通解决。当晚回到酒店,我们都累得无法动弹,简单的洗漱后就躺在床上聊天。

突然,他紧紧地抱住了我,过了一会儿,我察觉到气氛不对,隐隐听到了啜泣声,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眼角,才发现他哭了。

我一脸愕然,关切道,“怎么了?”

他没有说话,但抱我的手臂又紧了一圈。

02.jpeg

作者与男友的动态截图

后来才知道,他刚和谈了一年多的初恋对象分手了,异地恋,对方劈腿,他抱着我的时候想起了他的前任,还一边抱怨着以后再也不谈异地恋。

我虽觉得自己成为他人的替代品有些莫名其妙,但又觉得他如此专情,也没在意什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一夜无话,直至睡着。

第二天早上,朦胧中听到他的声音,“快起来吃早饭了,太阳晒屁股了,今天端午节我买了粽子,还给你买了早饭,快点起来吃,要凉了。”我看了看手机,才七点多,想来他必定是六点就起身去买早点了,我的内心又是一阵感动。

那天,我们去了龙门石窟,一路上,他依旧扮演着贴心暖男的角色,带着我四处溜达。

回到酒店时,天色很晚了,我洗漱后便躺在了床上。

没过多久,他也上了床,躺在我的身旁,他突然问道,“我可以亲你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我纠结了片刻才小声地用鼻音回道,“嗯。”

话音刚落,他立刻起身压在我的身上,双手捧着我的头吻了下去,舌头像一只蟒蛇直窜我的嘴里,我本能的半反抗着,初吻就这样被他强烈的夺走。

一番猛烈的缠绵后,他开始脱去衣服,待到他准备褪去我的裤子时,才想起根本没有准备东西,事发突然,只能到楼下的便利店看看,他起身趿拉着酒店的拖鞋跑到了楼下,一番寻找后,还是没有买到油。

他悻悻地回到酒店,急中生智,想到可以用沐浴露代替,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那晚,我的处子之身也成了他的胯下之物。隔天,就连走路都隐隐作疼。

三天假期转眼到了尾声,当天下午,我们就启程返校。

不知道怎的,和他踏进校门那刻起,我的内心总会油然而生出一股不自在的感觉,就好像身边路过的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一样,尤其当路人的眼光投射到我的身上时,我愈加局促不安,恨不得像鸵鸟一样将头埋在土里。

于是,我便躲着他,刻意与他保持距离,低着头,期间,一句话都没说。

他送我回到宿舍后,随即发来消息,“你怎么了?有点反常,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不是的,我总觉得他们都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一样,都在看着我。”我怯怯地说。

“就因为这个?”

“嗯,有点怕。”脑海中不禁闪过我和他的许多第一次,第一次与男生交往,第一次以情侣的关系旅游,第一次和男生发生性关系……这么多新鲜的第一次都让我无所适从,突然袭来的赤裸感瞬间爆发。

“没事的,你太敏感了,他们怎么会知道,快中午了,这次去三餐吃饭吧。”

“好。”

后来,在他的开导下,我也慢慢的适应了这样的关系,而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校园恋情正式开始。 

平日里,他经常去教室自习,是个学霸,年年拿奖学金,而我则是个学渣,每次在他忙完学业后与他相约饭堂,而后在校园里漫步聊天,与他呆在一起,好似有说不完的话;有时,他会买水果送到我宿舍楼下,偶尔还会替我上课签到,我们俩就这样过着岁月静好的校园生活。

——未完待续


作者:伸手挡住阳光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