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酒局是不是撩人就看局上帅哥美女多不多

编儿 2019-09-16 08:09 9399 0

团圆局一直团到凌晨三点,愣是撑到了中秋节。酒局上的人三三两两准备偷溜回家。


一个酒局是不是撩人就看局上帅哥美女多不多,假如都是丑逼,再好的酒也留不住人;假如都是美人,假酒都能喝到眼瞎。这个局帅哥美女挺多的,问题在于大家都认识,男的是gay,女的都有对象,没有尺码合适的,结果就是兴致缺缺,我甚至怀疑场上的酒都没有喝完。中间玩的游戏又有些猛烈,大概是因为没有心仪的对象,只能拼命把自己灌醉以求在醉酒之后看到一个神仙世界,人类就是这样自以为是,结果喝多了一个个都去厕所抱着马桶呕吐。


我是在场为数不多依旧清醒的人,麦麦跟我保持距离让我心生怒火,一个劲的灌他,等他喝得差不多了连连摆手而我的怒气还没有消散于是我就开始灌别人,自己没喝多的,最后也都被我灌了一个七七八八。别看我平时闷声不响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就是好强,天蝎座没办法,记仇得很,非得发泄了才行。我对星座研究一般,唯有一点,天蝎难搞,我深以为然。


他们准备偷溜回家,大概是以为现场已经没什么清醒的人了,几个女孩子刚刚溜到门口正巧被我装上。原本我是站在房间的最里面,但我新点的歌迟迟没有上来,一帮狗逼疯狂顶自己的歌,把我的歌都顶到了歌单末尾,这种事我也不能忍,我去门口是准备把歌顶回来,不仅要顶回来,还要连顶十首开一场中秋演唱会。这不一来二去就撞上了那几个准备开溜的人。我说你们去哪呢。姐们儿几个说喝多了准备回家。我说这就要走啊。她们点点头,喝懵了,身子扭得厉害。我看今晚也没什么搞头了,于是对她们说我跟你们一起走。这时候旁边又来了几个人,估摸着也是奔着顶歌来的,听到我们要走了,大手一挥准备加入我们,这么一来阵仗就有些大了,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下准备集体撤退。撤退之前有个男孩说,你们等我唱完这首,然后一起走。


妈的,棋差一招!


一曲终了,团圆局剩下的人三三两两集中到包厢门口开始聊天等人处理大自然的召唤。参加过酒局的人应该都知道,如果是你自己准备偷跑,那么一切都会很顺利,开门离开坐电梯下楼,一切顺得不行,但如果是一大群人一起走,那就是你等我我等你,等到后来就变成一群人站在门口扯淡。有几个朋友要中秋要离开北京,去外省去外国去哪里的都有,又开始进入告别阶段。实际上不过是走上几天,长点就十天半个月,但场面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喝酒喝多了人就容易感性,如果没有人出来制止我猜他们会抱头痛哭。


我一边跟他们道别,一边心里在想趁这几天好好休养一下,等下回再约必定要惊艳全场,至少得惊艳到麦麦。


下楼之后,大伙儿又持续分别了许久。等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差不多了,有人问谁去吃夜宵的举手。当时已经快四点了,我有点想要回家,这个时候麦麦的小手突然举到空中表示他想去。这么一来,我必须得去,我这次出门的目的就是为了见这个软蛋。我说,我也去。我回头看了那个喜欢麦麦的女孩,问她去不去,她犹豫了一会儿摆摆手说不去了,太晚了。好了,少了一个情敌,那我更得去了。


送走要走的人,剩下四五个去吃夜宵,麦麦突然开口说,我又不太想吃了。我瞪了他一眼,但他没有看到。我话已经说出口了,不好跟着他改口,心里把他骂了一个底朝天。好在其他的几个人盛情邀请,于是他盛情难却依旧跟我们去了夜宵店。


说实在的,我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跟过去吃东西的确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有点缠人了。虽然我面上波澜不惊,不过我猜测他大概知道我是为了跟他才去的。吃东西的时候他们在聊天,我没怎么接话,这一局让我有些精疲力尽,而且对于麦麦的反应我有些厌烦,这么搞来搞去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算了,我是个非常容易放弃的人。


餐桌上,麦麦那张好看的脸不停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让我放弃的念头一再动摇。长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也怪不得我死缠烂打了。


这顿夜宵吃得没什么意思。我做事情目的明确惯了,我是想准备在夜宵的时候增进一下感情,但是目的没有达成,所以我觉得有点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回家睡觉。


离开夜宵店,他们几个人一路准备一起走,剩下我一个人往另一个方向,这就让我更加难过。我打开手机叫了辆车,在路边接连叹了好几口气。今天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这个死鬼在躲我,刻意跟我保持距离,还有就是他玩骰子真烂。他们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在马路边上等司机过来,寻思接下去要怎么做,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招数了。再年轻三五岁,凭我古灵精怪的小脑瓜,定能想出点花头,这些年坏主意打得少了,此刻突然要打竟然有些打不出来。


我点了一根烟陷入沉思,司机离我有三公里,一路上红线过来得再有十几二十分钟。隔了没多久,只见麦麦一个人重新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我有些诧异,问他,你怎么还在这?他们人呢?

他说,他们先走了,我突然想起有点事儿。

我说,行。然后不再搭理他。

他走过来说,你陪我去个局吧。

我心里一惊,他娘的不会又是前男友前女友局吧我不想打架了,他又不是风火,看他那副样子我俩合起伙来也只有挨揍的份。


可能是从我的神情中看出了点端倪,他说,一个朋友要我过去一下,你跟我一起,咱俩露个脸就走。


我说,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我的司机正不远万里赶来接我,我不能让他失望。

麦麦说,我喝多了,一个人去不了。

我刚想说干我屁事。他又开口说,你灌的酒,你得负责。


来源公众号: 陈铁棒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