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他腿上

编儿 2019-09-01 13:09 14231 0

简单来说,我跟麦麦的关系现在处于两个人虽然没加微信,但是彼此对彼此都有些印象。我对他的印象已经阐述完毕,他是个好看的人,见到好看的人谁能忍住不动心呢,他对我的印象目前我还不是很清楚,也看不大出来,每次跟他一起喝酒都是一大帮子朋友的酒局,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跟女孩子聊天,我呢,必须保持必要的矜持,不能做得太过,所以就算找他聊天也就是见缝插针说上两句,看起来交情跟雨后的积水一样浅。


前两天这群朋友又组织了一次活动,是最近兴起的剧本杀(这是一个很好的广告插入点,可惜的是目前并没有剧本杀老板找我投放广告)。他们早早地组了一个群把大家都与会人员都拉了进去,我看到麦麦也在群里,心里有些小雀跃。参加社交局吧,还是要有心头好才有动力。


达店里的时候,人已经来了大半,大家坐在一个大房间里等待剩下的人员到齐,顺便开始闲扯淡。上回坐在麦麦旁边的女孩子也来了,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对麦麦也有别样的意思,我也看得出来大伙儿正在帮忙撮合这两个人。不过看归看,我自己是没有想要插手帮忙的意思,毕竟明面上看麦麦是个单身汉,虽然还不清楚他的性向,但这不能成为阻止我发展关系的绊脚石。我不落痕迹地找了他对面的位置坐下,跟身边的朋友搭讪聊天,但其实眼睛时不时在偷瞄他,观察他的所作所为。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做特工的潜质,起码是个侦探什么的。观察人这方面,我有特殊的天赋。


这天他穿了一整套亚麻材质的休闲西装,里面搭配了一件白色的T恤。整个人看起来稳重了许多,前几回见他还是潮流男孩,那天的主题变成了商务男士,只不过长相依旧是浓眉大眼。他的皮肤看起来很好,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有没有化妆,但我不敢跟他靠得太近去观察,这个行为太引人瞩目。


剧本杀的本子有人数限制,我们的人很多无法全部安排在同一个剧本里面,有些可惜。店长询问我们要玩什么的时候,我没有擅自开口,我想等麦麦先说他想玩的,然后我再跟他选一样的本子,这样我们就能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进行同一场游戏。不过这个人狡猾得很,迟迟没有做出决定。身边的朋友一直催促,无奈之下我只能随便选了一个。我的桃花运大概只有一个苗头,因为上天让我认识了他却没有给我安排好,我选完之后麦麦选了另一个本子,我心里颇有些遗憾。毕竟这种游戏一玩起来就是两三个小时,这么长久的交流和游戏一定能让感情更进一步。那个跟麦麦一起来的女孩倒是被安排在跟他一起的游戏之中,她的运气比我好,羡慕。


事已至此,也无需多说什么,但我也没法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戏之中,时不时还会稍微走神一下想想他们那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一边还要可惜一下。


游戏并不像想象中这么严谨,一对一查证的环节,剩下的人都在自由活动,由于两边进程不同,麦麦有时候也会跑到我们房间来串门,他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样子可真是可爱,看得我心花怒放。不过我找不到机会跟他聊天。


游戏结束之后,本来我是想要准备回家,因为手头还有一些稿子需要处理,但是他们提议去喝点酒,我有些犹豫。告诉他们我不去了,要回家工作,朋友们开始劝说,毕竟我这么一个热场小可爱,失去了是有些可惜(嘻嘻)。我看了看麦麦,他没有表现出要我去或者不要我去的暗示,我只能自己做出选择,虽然工作很重要,但是麦麦这张脸一直深深吸引着我,最后我也就意思意思推脱了一下,最后跟他们一起去了酒局。


酒局上的经过我不想赘述,每场酒局都差不多,只不过这次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朋友们对女孩和麦麦之间的撮合,很用力。


酒局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几个人根据路程不同分成了几波回家。女孩跟我跟麦麦正好一路,于是三个人正好一辆车。


我的心思重,女孩是最先到的,我家比较远,应该是最后到,所以我呲溜一下钻到了后面,心里打算的是,就算不是麦麦坐到后座,把他们俩隔开也是好的,喝多了的人才不讲谦让有礼。


当然,我也没有想到最后做到后座来的会是麦麦,我预计的是麦麦应该坐在副驾驶。


回家的路上我有些困,靠着窗户假寐。麦麦时不时会询问一下女孩的状态,两个人会聊上几句,我也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毕竟也没什么花头好听。


女孩下车之后,车子再次启动,我顺势就换了一个姿势,靠在麦麦身上。因为之前喝酒太热的关系,他已经把他的外套脱了放在一旁。他的身体热热的,还没有凉下来。车子里的空调也没有开得很低,于是我把窗子开了一条缝,凌晨的风吹进来凉飕飕的,好舒服啊我说。麦麦点了点头说,嗯。对我靠在他身上的事不置可否。


都说酒壮人胆,我看一点也没错。靠在他身上的我开始得寸进尺,桥了一下身体,彻底躺了下来,把脑袋放在他的腿上。出乎意料地他也没有反对,只是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喝大了。我说还行,就是有点困。脑袋放在人家大腿上,你们想想,那个位置,很微妙呢,我放得心猿意马,找了点乱七八糟的话题跟他闲扯。他大概也喝多了,说起来慢吞吞的,倒是比平时可爱很多。清醒的时候他跟女孩子聊天,多少觉得有些油腻,男孩子大概都这样,喝醉之后他倒像是变了个人。


我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坏笑),对于我的小动作,他也没有戳破,顺手拿起身边的外套盖在我身上。我没说话,之后两个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有从窗户缝隙钻进来的风呼呼作响。


没多久,车子又停了下来,麦麦拍了拍我说他到了,我依依不舍地从他身上爬起来,把衣服还给他,然后朝他摇摇手说再见,他点点头下了车。等他把车门关上,我朝外边瞥了一眼,他把衣服拎在手里,兀自走进了小区,也没有回头。


我把脑袋靠到另一边的窗子上,心里还在回味刚才躺在腿上的感觉,挺暖的。


来源: 陈铁棒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