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服用阻断药的第四天

编儿 2019-08-20 05:08 22146 1

640.jpg

早上9:35分,刚服下今天的阻断药。

今天已经是我第四天服药了,幸运的是,这药没有给我带来头晕、目眩、犯困的副作用。于是,我突有所感,想着写下自己两次与HIV擦肩而过的故事与大家分享。

噩梦的根源不是别人造成的,而是你给了这样的一个机会,于是,噩梦就一直折磨你。

第一次与HIV如此之近,还得从我的前男友说起,他出轨了,而后感染了HIV。

2018年5月,我和男友在一起已有半年之久。

有天夜晚,我和他例行私事,一番大汗淋漓的日常“运动”后,他先去洗澡,我躺在床上打了会儿游戏。突然,我觉得有些无聊,心想,要不看看男友的手机里是否藏有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平日里,我从来没有翻看男友手机的习惯,但那晚,强烈的好奇心驱动着我拿起他的手机。

我试着在微信上搜索了几个关键字,约么、开房、老公、老婆……果不其然,映入眼帘的全是他和陌生男子的聊骚记录。

我一一点开,数了一下,一共有三个人给他发过地址,并且,他毫不犹豫的赴约了。

不久,他从浴室出来,见我拿着他的手机,他有些严肃地质问道,“你在干嘛?”

“来,说一下,这些都他妈是啥?”我把手机摔到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内心涌上一股股恶心。

“你...干嘛翻我手机?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好,我先来,对不起,我翻了你的手机,是我做的不对,咱俩相处以来,这是我做的第一件不尊重你的事,但是你呢?”

男友见我语气严肃,半跪在床边,拉着我的手说:“因为那段时间你出差,我实在太寂寞,没忍住,对不起!我保证,你回来以后我就没再出轨了。”

我心一软,觉得两个互相喜欢的人能走到一起,实属不易,况且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没过多久,就原谅了他。

自从我了解了HIV后,便有些恐艾,所以,我要求他隔天一起去疾控中心做检测,毕竟他和毫不知悉的男生发生过关系,难免有些万一。

幸运的是,我们俩的结果都是阴性。

那几天里,我虽是面无表情的与他相处,内心实则为他感到庆幸,庆幸他没被人恶意传播。爱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他犯了滔天大罪,你也会希望他毫发无伤。

但他好似有劫后余生的侥幸,并不在意。

我们的生活,依旧从前一样,出轨一事我没再提起。

18年11月中旬,我下班回到家中,他神情凝重地站在我面前,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他才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我昨天去疾控查了一下,我......是阳性。”

2

我一时木讷,不知该安慰什么,想起两周前,我才和他有过床事,并且,那时家中的安全套已经用完了,还没来及买,我和他就这样赤裸裸的发生了关系,最后,他还将欲望留在了我的身体里……

想到医院和疾控都已经关门了,我没法立刻做检测,并且,距离我们高危行为的时间已有十四天之久,如果我被感染了,现在才吃阻断药也无力回天。

看着眼前捂着脸哭泣的他,我反倒安慰起他,“别哭了,现在都这样了,哭也没用,要遭也是跑不掉,我不会怨你,哪怕真的中招,不过想到人生还有那么长,还是有点怕,所以你不要哭了,咱俩一起面对。”

看着他渐渐平静下来,我突然想到之前两个人一起做过检测,当时是没问题的。

所以我问道,“5月到11月之间,你是不是又出去约过?”

他点点了头,“是的,而且不止一次。”

面对他的坦诚,我竟然不知该如何面对,一时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笑话,染病的恐惧、出轨的愤怒、未来的迷茫……

当晚,我一夜未眠。

隔天清晨,他照常上班,我独自一人来到疾控检测,医生说要一周后才能拿到结果。我实在无法等待漫长的一周,去了附近的区医院,抽完血后,医生让我第二天来拿结果。我仍旧等不及,最后去了一家公益机构,进行了试纸检测。

万幸的是,试纸检测出我是阴性,然而,我并没有松一口气,直到第二天拿到血液检测单时,我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之后的每个月,我都会到疾控检测,一直都很正常。

但一个月后,我还是选择和他分手,不是因为对HIV的恐惧,而是对他接二连三的出轨感到失望。他也没有挽留,因为我们俩之间已毫无信任可言,我真的很难再去相信他。

分手后,我们没再见过,偶有想起,便会看看他的朋友圈,了解他的近况。

一直到今年3月,我发现他将我拉黑,从此,杳无音信。

与他分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性有着一种极大的恐惧,索性删掉了社交软件,与这个圈子断绝往来。

只不过时间一长,心里的空虚与夜晚的寂寞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躁动。

我终是敌不过欲望的啃噬,再次让自己走在了岸边。

是的,我约了。

我认为这是个人选择,并且我处于单身阶段,只要注意安全,就没有什么问题。

就在这个月的20号,我再一次与HIV擦肩而过。

临近下班的时候,我的小软件上突然跳出一个消息,是一个距离不远的男生发来的。

在一切固定的程序化寒暄后,我决定放纵一回。

下了班,便直接去到了对方发来的地点。

进门后,我坐在了床上,他没有说话,直接拿起浴巾走进了厕所。我打量了一遍房间的摆设,吃完的外卖垃圾堆在房间角落,桌面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就连他晾着的衣服也有些发黄…..这一切,都让我感到肮脏。

我本想起身离开,一站起身,就遇到了从浴室走出的他,看到他裹着浴巾,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我没忍住,一把将他推到了床上。在欲望面前,理智早就不翼而飞。

3

期间,他嚷嚷着有些不舒服,劝我卸下装备。

我用自己仅存的一点理智,拒绝了他。

完事之后,我先去洗了个澡,而后走回床边,准备穿上衣服离开,这时,他也走进厕所收拾了一下自己。

就在我弯腰穿裤子的时候,无意中瞥见床头柜里的药盒,内心突然有个声音让我拉开柜子。

我没有多想,打开了它,发现里面有两瓶一模一样的药,上面写着“依非韦伦片”,旁边标有“免费药品”四字。

我拿起手机,百度了一下,看到结果后,心瞬间凉了半截。

640.jpg

我脑袋一片空白,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开始回想着刚刚发生的全部,有没有体液接触;安全套有没有破;虽然隔着套,但他似乎有一点出血,但不排除感染的可能;其次,我们接吻了,虽然唾液被排除在传染项以外,但不排除他的嘴里有口腔溃疡或者伤口......

这时,他从浴室出来,我神情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有HIV?”语气冷静得可怕,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所有的争论都没有用,我必须要了解清楚他目前的情况,CD4与病毒载量的指标,这些都是决定是否被传染的因素。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有那种病。”他一边擦着身子,一边笑着说。

我端详着他的脸,丝毫看不出他有一点病人的模样,他一点也不瘦,甚至还有点胖胖的。

看着他不愿意承认,我索性拉开柜子,“那这些药是怎么回事?”

他默不作声,傻傻地站着,我见他没说话,苦口婆心地跟他讲道理,“没事的,我不会怪你,也不会后悔,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

最后,他才承认自己感染了HIV,已经接受治疗一年多了,CD值在500左右。他怕我恐慌,一直安慰我说,“我们没有体液接触,不会感染,你不要担心。”

我没有与他多费口舌,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

离开前,我本想告诉他,以后不要乱约,可转念一想,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警告别人不要乱约呢?应该是我自己不要乱约了才对。虽然他有HIV,但他就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么?

我走下楼,坐在路边抽了一根烟,脑子里依旧不断地回想刚刚的一切。

最后,我还是去医院买了阻断药。

今天,是我吃药的第四天。

写了这么多,只是希望给各位朋友一个善意的提醒。

在某个年纪之前,你可以靠透支身体,小聪明和老天给的运气一直取巧地活着。然而到了某个年纪之后,真正让你走远的,是自律与善良。

HIV离我们真的很近,爱护自己,也不要去伤害别人。

——完

来源公众号:也楼

编儿 | 2019-08-20 05:08
904 #

也楼的话:

本文是读者夏目投稿的真实故事,电台由主播三金录制,也楼改编成文。

夏木说,经历过这些事情后,他也算是半个HIV专家了,希望这篇文章可以提高大家的自我保护意识。

前不久看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手把手教你如何阻断HIV

1.不管是什么关系,在床事之前,都要给对方做个检测。如果是阳性,则确认对方是否开始服药,病毒载数多少。如果对方半年内病毒载数检测不到,不会有传染的风险。

2.也楼的签名:看社会带着脑子,混圈子戴着套子,是至理名言。

不要为了追求快感而不戴套,但有些时候,戴套也无法确保自己万无一失。

3.暴露前预防: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2-1-1)的方法纳入(PrEP)的使用指南。在性行为前的2-24小时服用相关阻断药两颗,在第一次服药后的24小时服用第三颗,在第一次服药后的48小时服用第四颗。(具体药物咨询医生)

4.万一没有进行暴露前阻断,那就及时拨打HIV紧急阻断专线:400-101-4032

Comment

Like 0 Reply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