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大侄子宸儿

编儿 2019-07-28 00:07 702 0

18年5月,母亲再次来南京与我生活,这一次距离她初次拜访南京已有半年之久。

这半年里,哥哥结婚了,母亲从此多了一重身份——婆婆。

母亲抵达南京家中时已是傍晚,许久不见母亲,我玩笑道,“老妈,你这次打算待多久啊?”

母亲的脸上显现出老谋深算的得意,“一个多月吧,毕竟要给他们年轻人一点空间,你妈我很理智的,以后老了年轻人不喜欢我,我就回老家住,或者到处玩玩。”

我知晓母亲的用意,说,“对啊,给哥哥创造二人世界你才可以早点当奶奶对吧?我还不懂你么,老妈。”

母亲捧腹大笑,“你不是也想早点当叔叔么,我们都早点升级。”

哥哥结婚后,我们一家便渴望着小生命的诞生,于是我时常催促着哥哥,让他早点生孩子。于我而言,家中若是多个小宝宝,那母亲自然无瑕成天唠叨我的婚事,除此之外,还能给家中增添点乐趣,好让家里的气氛热闹一些,何乐而不为?

自从父亲走后,家中确实冷清了不少。

还记得除夕那晚,母亲、哥哥和我三人安静地坐在餐桌上,自顾自地吃了起来,眼前的火锅冒着热腾腾的水汽,我和哥哥没有多余的打闹与寒暄,不到十五分钟,那顿团圆饭便吃完了。我们各自坐回沙发上,玩着手机,电视里传出了阵阵欢声笑语。

母亲来南京陪我的那段时间,其实也是孤独的,白天的时候我上班,而她独自一人呆在家中,偶尔买菜、浇花、修剪草坪,而后看看电视打发时间,待到傍晚,才开始准备晚餐,等我回家与她吃上一顿晚饭。晚饭过后,我象征性地陪她看会儿电视,而后便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直到周末,我才有时间带她出去走走。

我有些过意不去,说,“老妈,你来都没带你去哪里玩啊。”

母亲笑着说,“我就是来给你煲汤喝,又不是来玩的,来照顾你一段时间,不然你总是自己一个人,连喝水都要自己烧。”

有这样的母亲,我倍感幸福。

这次的南京之行,母亲没有久留,住了不到三十天便计划着回深圳。

6月19日,母亲从南京先回了一趟泉州老家,再辗转回深圳。

6月26日,母亲回深圳的前一天,傍晚时分,母亲突然发来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是她和大嫂的对话。

 “妈,有件事想告诉你。你在看吗?”

母亲回道 “什么事?”

“老妈,你不要太激动,我怀孕了。”

我急忙给母亲打去电话,在电话这头欢呼着,“大嫂真的怀孕啦?老妈,你的计谋达成了诶,出来一个月,家里就有喜事。”

家里多了个小生命,我恨不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全世界,但哥哥让我低调一些,毕竟生活充满变数,正如我和哥哥都从未想过父亲的生命会停止在他45岁那年。从那以后,我和哥哥都瞬间长大,看待事情时多了几分成熟。

那晚,我彻夜难眠,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叔叔,我满怀激动,转念想起父亲,又觉得有些难过,父亲要是知道自己快要当爷爷了,又会是怎样的模样?

依稀记得从前的父亲总会在茶余饭后夸夸其谈,“等我以后老了,当爷爷了,我就每天接孙子放学。”

我回驳道:“当爷爷有什么好开心的,那意味着自己老了,如果是我,我才不要。”

父亲一脸傲气,“你个小孩子,你不懂。”而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仿佛他构想的老年生活走进了现实一般。

只可惜,父亲这么简单的心愿成了我一生的遗憾,每每念此,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而那时的我的确不懂父亲的心情,但现在,我懂了。

2

自从得知大嫂怀孕后,我便时常从母亲那打听大嫂产检的情况,也嘱咐母亲和哥哥多加照顾大嫂,但凡看到关于孕妇必备的知识干货、亲子教育等文章时,我也会发到家族群中,让他们多加学习。

宝宝的预产期在19年正月初十前后,我本是初八上班,为了等待宝宝的不期而至,在深圳多留了几天。

除夕那晚,吃完团圆饭后,我们一家坐在客厅看电视,临近十点,大嫂突然有些不似往常,我看着她挺着大肚子,皱着眉头,说,“肚子有点疼,又有些奇怪,说不上来。”

我故作镇定,内心紧张而又期待,心想,莫非小宝贝要在新年初始诞生?

母亲急忙让大嫂先去洗澡,而后躺着休息,以防万一。

直到夜深,依旧没啥动静。

我有些失落,本想着宝宝早些出生,我就能多陪他玩几天,谁料,竟是南柯一梦。

后来的几天里,宝宝依旧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自由自在……

只不过,大嫂但凡有点风吹草动,我们的心都悬在天上。家中早就打点好大嫂生产时需要的东西,母亲还不忘嘱咐我,若是大嫂进了产房,她和哥哥一个照顾大的,一个照顾小的,而我则留在家中煲点汤,做些好吃的送去医院……

那几天里,我们一家四口蓄势待发,但宝宝却淘气地捉弄着我们,时而安静,时而蹦跶。

我时常抱怨,“我的小宝贝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蹦出来?”

大嫂笑着说:“他要自己掌控自己的节奏。”

无奈,我也只能静候佳音。

直到正月十三,宝宝依旧没有表现出破壳而出的挣扎,而我一筹莫展地坐在家中,直到傍晚,才独自赶往机场,飞回南京。

回到南京的那几天里,我时刻关注着手机的消息,但凡是母亲发来的,我必定急忙点开。

有天早上,母亲才发来微信:“你大嫂进产房了。”

我坐在电脑前,跟着母亲一起紧张。

不久,母亲简单地发来消息:“生了。”

我没回复,生怕打扰他们。

中午一点左右,母亲才发来一个小视频,只见视频中的宝宝闭着眼,大大的鼻子,嘟着脸,恬静地吮吸着奶瓶。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早已无心工作,恨不得立刻飞回深圳。

那几天里,母亲闲暇时便会给我发来视频,让我看看宝宝的样子。以前与母亲通话时,我总会问候哥哥嫂嫂,如今,我弃他们于不顾,只顾着问母亲,“我的小侄子呢?他在干嘛?”

有时,小侄子若是醒了,母亲便会给我看上他几眼;有时若是熟睡,母亲便噤若寒蝉,在视频里比划着,示意我小声说话,生怕吵醒他。宝宝有些胆小,一有分贝稍大的嘈杂声,他便会被吓哭。

记得有次大嫂发来宝宝哭红着眼,撅着嘴的视频,很是可爱,原来是被哥哥的喷嚏声给吓到了。我训斥着哥哥,担心这样的担惊受怕会给宝宝带来影响,又觉得这样的表情无比让我心疼。

3

待到宝宝一个月后,我们商量着,给他取名为宸儿,平日里叫他Eason。

时光荏苒,我远在南京,只能通过母亲发来的视频看着宸儿长大。

渐渐的,宸儿已然不是哭了吃,吃了睡的宝宝了,他时常手舞足蹈,稍不留神便会挪到床的另一边。只要他醒着,母亲和我视频时总会手忙脚乱,恨不得赶紧挂了电话。

我在宸儿出生近一百天时,才飞回深圳看他。

那天抵达深圳时天色很晚了,回到家中已是凌晨一点,我忍着没去看看宸儿,洗漱后便睡了过去。

隔天一早,宸儿醒来后,母亲才叫我起床。

大嫂说:“宝宝今天醒得特别早,醒来三次了,我怕你还在睡觉,不敢叫你。”

我心想,宸儿必定是知晓叔叔回家了,所以才早早起床迎接我。

宸儿第一次见我,先是愣了几秒,而后立刻咧着嘴笑了,我逗趣道,“你谁啊?认不认识我啊?”

这时,他挥舞着双手,蹬着脚,笑得更加开心。

母亲将他抱起,放到我的怀中,我轻轻地抱着他,缓缓地走到客厅坐下,他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注视着我的双眼。我看着他粉嫩的小脸蛋,脸庞忍不住紧紧地贴着他,我的宸儿,简直可爱到让我窒息。

我抱了他许久,百感交集,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也像是抱着父亲沉甸甸的心愿。

那几天里,我几乎窝在家中陪着宸儿,但凡他发出声响,我便急忙跑到他的身边,拿起玩具哄他开心。那时的他,早就不满于玩具叮当作响的哄骗,咿咿呀呀地叫着,直到有人抱他,他才停止哭闹。

宸儿近一百天时,已经会抿着嘴,微微扬起下巴来表现他的委屈了;小手时常放在嘴里舔着,我们总会调侃他,又在吃小鸡腿啦;他的双脚极其有力,稍不注意便会踢掉被子,慢慢的挪到床的另一边,若是没人照看,怕是会摔倒地上;他还总是试着翻过身子,但屡屡失败……

家中所有人都疼爱宸儿,而母亲最是宠溺,只要宸儿一发出声响,母亲总会温柔地哄道,“来咯,奶奶来咯,宸儿再等一下就好了。”

我责怪母亲,“你总是宠他,以后会很难带的。”母亲半信半疑,还是忍不住抱起宸儿,一边摇着,一边哄道,“奶奶抱,奶奶抱。”

第一次当奶奶,母亲自是把宸儿当成心肝,若是父亲还在,肯定也是这般模样。

我清晰地记得父亲病重后的有天下午,我搀扶着他到楼下晒太阳,家中的小狗Jacky有些调皮,四处乱窜,怎么叫都不肯回来。后来,我将它抓到一边,父亲故作凶狠,将手高高举起,作势要打它一顿,右手高高举起,临近Jacky时,左手急忙挡着,右手轻轻地拍在了自己的手上,训斥道,“让你乱跑,让你不听话……”

我看着父亲,心想,连训斥Jakcy都这么温柔,以后他的孙子犯错了,肯定连骂都不舍得。

母亲当了奶奶后,生活瞬间充实了许多,买菜、做饭、换尿布、哄宝宝、泡奶粉、洗衣服……琐事不断。我看着母亲忙活的样子,又替她觉得辛苦,又替她觉得满足,而我最多在宸儿哭闹时帮忙抱抱,或者泡点奶粉,打打下手。

在深圳呆了四天,我便又匆匆赶回南京工作。

临行前,宸儿在床上睡得香甜,我不忍打扰,将食指放在他那微微握紧的小手。

我注视着宸儿许久,不舍离开。

近来,母亲发来宸儿的相片,只见他斜躺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有种黑社会老大的气派,一只手放在曲着的腿上,另一个手搭在椅背,还时不时发出呵呵的笑声。

母亲说,宸儿越来越调皮了,她若是拿起手机,宸儿总是伸出手,一把夺走……

闲暇时,我总会反复看着宸儿的视频,想着下一次与宸儿相见,又该是另一个情景了吧?

——完

来源公众号: 也楼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