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志的柜子江湖:不愿和女人同房,他亲手剪掉命根

编儿 2019-07-19 13:07 447 0

古时明清盛行男爱之风,很多笔记史料对此均有描摹。以清代长篇评话《闽都别记》最为出彩,同性史实与传说甚是传神动情。

640.jpg

中册便有一史。胸有文墨,叹不得志的穷秀才,福清江阴人,名铁英,投作海盗后爱上了于台江都指挥使,唐建策之子攀桂。

 

为能得朝夕相处,铁英化名王山陪读。恰巧攀桂文笔不佳,于是每当先生出卷,他就帮其代笔。攀桂当然暗喜,浑然不知已入圈套。

 

直到有一回,先生再出题时,王山却只帮他代笔写了四句就不写了,就有了后文。

640 (1).jpg

自此,两人就暗结连理,日久情深。结局,攀桂与南唐兵对阵时,铁英杀入敌群,抱着攀桂一同战死,被众人合葬。故事有始有终,让人痴迷。

 

然而当代同志,八成都蜷缩在柜子里,磕磕碰碰地穿梭于市井中。柜子间的江湖,是在微信群里互相打气加油后,继续向大环境低头服输。

 

柜子里的是沉默和抑郁,有人会闷死;柜子外的是歧视和伤害,有人会癫狂。就这样,“一个人过也挺好”似乎成了一句始终不变的口头禅。


今年已有41岁的腾叔,早在两周前就添加了GGHC小编的微信,来回语音沟通多次,我们总算捋清楚了他的故事。


一直以来他都居住在河北一户小县城的村庄里。初中毕业没有多少文化,但借着父母留下来的8亩农田,家里未曾断过口粮。

 

从离婚到现在近20年光阴,得亏他尚有一个在北京做设计的侄子,总会抽空回老家和他闲叙,要不腾叔还真没法学会微信,更难与我们有这样一次采访。


15年夏天的时候,他侄子带着一帮同事回了一趟老家,骑马射箭玩了将近一个礼拜。

 

年轻人见腾叔地里的蔬果硕实喜人,就给支了一招,做起了往京城输送新鲜农产的微商生意,推广和设计全靠这帮孩子打理。


640 (4).jpg

也因为这事,农汉的小日子滋润了起来。18年春天就建好了两处农家院,给游客提供住宿、三餐和K歌,甚至还有让人馋舌的烤全羊。


但并没有人知道这位单身多年的汉子,经历着什么样的难言之隐。几乎每隔三五天,腾叔就得用上一片安眠药,不为别的,就是想睡个好觉。

 

腾叔患有长期抑郁症,早些年寻短见也有左邻右舍给拦着。在父母去世时,硬生生一滴眼泪没掉,回到家里见一屋子的空荡,就再没轻生,只落下了失眠的毛病。


他说,自个儿十六七的年纪,就知道对女人没兴趣,倒是喜欢上了村里另一户的放羊娃,追着人又亲又搂的,挨揍和被辱骂是常事。

 

那个年代,比现在要封闭更多,见不着什么性少数公益组织,自然也不会有形婚一说。甚至,跟我们这通采访,还算是他第一回跟人出柜。

640 (5).jpg

到了谈婚论嫁的岁数,相亲他没少去,回回都看不上。老爹以为他眼光高,骂骂咧咧地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找个老实姑娘好好过日子就得了。

 

腾叔脾气也倔,就顺势死咬那些相亲对象没一个长得顺眼,都配不上自个儿的脸貌。闹不过两年,老母亲中风早早就去了,上头一姐姐也远嫁内蒙。


终于,老爹逮到了一机会,邻村一女妇丈夫打矿意外被砸死,寡了三年给寻来续婚,还不要彩礼。两人婚礼都没办,女人就被塞进了他被窝里。

 

当时他心里是极度毛躁和无奈,整整一个月,裹着被子打地铺,愣是不碰那女人。老爹着急的,每天晚上都打着油灯站房门外给他敲送子门。

 

每敲下门,腾叔就揣一下那炕头。一头是炕头嗡嗡作响,一头是女人闷声啜泣,谁见谁崩溃。

 

他清晰记得是农历八月初八的晚上,他冲着房外的父亲吼到,要生孩子你自己生去。老爹一下气炸了,跟他说,男人长根肉虫不用来生娃,还不如剁了喂狗!

640 (6).jpg

丧失理智的他,蹭一下窜起来,扒拉出一把剪子,踹开房门,往院子里一站,裤子一扒,呲地一声把那根子给剪了。紧接着就是钻心剧痛,昏死过去。


父亲连夜给送县城止住了血,又半夜转了北京,当时的医疗条件能给他重新接上很不容易,不过是再也没法用了。

 

这之后,女人走了,他就成天坐院子里,成宿成宿地不睡觉。腾叔开玩笑,在大清朝,就该往宫里送,没准还有李莲英的权势,养几位嫩水着的男小子,也过得快活。

 

照例,我们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您现在打算出柜找个伴吗? 


腾叔回答:我是剪了根子也不出柜子,下了阎罗殿,得给再见的爹娘一份颜面!

640 (7).jpg

不是只有一场异性婚姻才会逼死同志,对于行走在社会上的社会人,没有人会不需要所谓的声誉支持。

 

孙总是一位深圳印刷厂的老板,今年也有45岁的年纪,一间看着还像样的厂子他苦苦维持了十年。没有赚到千万家财,也博得了一套房子和两部车子。

 

在看到GGHC的文章之后,他是第一位跟我们负责人洽谈想要投资支持的个人。没有其他原因,就是觉得我们是真的在讲实话,做实事。

 

他说,想要推动社会对性少数的理解和支持,光是那些高屋建瓴的平权活动改变不了什么,就得把真实的我们展示给大家去看。


有能力的同志多了去了,能带给社会的价值远大于“他是谁”所能造成的影响。这个社会,谁不认钱?不着急,慢慢来,总有一天能见着太阳。

640 (8).jpg

关于孙总,也有着一段不那么欢喜的往事。从大学毕了业,就被分配到了银行里坐班。这种公务员的工作,在当时人的眼里可是铁打的饭碗。


但他心里却有一个不能公开的秘密,他看过一些国外的刊物,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应该是一名同志。但碍于工作关系,那时候的同志公园也只能偷摸着经过扒两眼。

 

很快,这种虽然得藏着但却感情自由的他,被父母开始安排相亲。要是搁现在,孙总肯定是拒绝的,但那会他接受了。

 

结婚之后,才两年时间,妻子就给生了一对白胖双胞男孩。因为没有其他的感情倾诉对象,和妻子的关系以及夜晚的恩爱都与其他家庭无差,一家人挺和睦。

 

但此后在银行的工作,他开始能够接触到越来越多的外刊,一些光膀子的肌肉男模照片,让他的内心蠢蠢欲动。对女性的身体逐渐失去了兴趣。

 

有一回,孙总看到了一篇介绍西方同志游行的报道,在这篇文稿中,他发现这些男人们可以如此自由和轻松地做自己。即便面向大众,也还是能够骄傲的微笑。


他动摇了继续维持这场异性婚姻的念头,心里对妻子的愧疚感也在加深。他认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这个国家肯定也会在将来某个时刻,给性少数一片自由的天空。 


可是离婚远没有这么简单,为了能够让妻子明白自己的身份和意图,他利用每一个晚上借助自己剪贴的资料,给妻子科普,可见效甚微。

 

再后来,他遇见了一位同样是同志的朋友,对方告知月底就会在市里搞一次小型的性少数活动,希望孙总也能参与。


这种能够认识新朋友的活动,同时还能推进一下性少数的见光度,让他动心不已。于是在没有和单位打招呼的情况下,他参与了这次活动。

 

可他却忘了时代不一样,当时的社会是很保守的。对于还不被社会了解的事物,多数人都会选择避开,甚至会有人落井下石。


两周之后,一封匿名举报信投到了孙总的单位,上司也不了解同志人群,对于他主动参与这种活动的行径勃然大怒,直接在单位公开了这封信件内容。

640 (10).jpg

后果可想而知,孙总不仅丢掉了饭碗,同时也被众人指指点点。足足一年都不敢出门,就连父母和妻子出去,也会遭受无端的恶意言语攻击。


他患上了抑郁症,自杀三回,最后一次服毒被发现抢救回来后,妻子离开了这个家。同时孙总还得了怪病,夜晚房间里见不得亮光,否则头痛欲裂。

 

之后就南下深圳开办厂子,可即便是今天,孙总仍然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梦里千夫所指的景象惊醒,感叹同志这一生多灾多难。 


我们问孙总:在如今,不少企业也还存在对性少数的歧视行为,你想要对新入社会的孩子们说些什么吗?

 

孙总笑着说:你们知道自己是谁,说不说出去是你们的自由,但有没有必要。同志就该先把自己活体面了,再去做自己,反正拼出来也不过短短五六年!

640 (11).jpg

莆田系当年的游医行径,一直都饱受诟病。凭着几门偏方,占着几处旅馆,支起个广告板子,就能给普罗大众解了那些个所谓疑难杂症。

 

骗子行医,就冲着人们最不熟悉的领域下手。到了同志这问题,也一样,全国那么老大的地盘,上哪都能给找出一家所谓的性取向扭转治疗所,费用还不低。

 

老肆就是因为这事找上了我们GGHC。因为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特殊,从大二休学以来,他已经离开校园将近两年。

 

跟这个早熟的时代一样,老肆在14岁时就觉醒了同志身份的自我认识。上了高中后,不管是公益性质,或只是普通交友类同志活动,他总爱报个名去参加。

 

随着时间的积累,他对自我身份的认同越发强烈,开始觉得刻意掩饰身份并非是件好事,也许早一些向父母出柜,会有更长的时间来获得家人的支持。

 

终于,大一结束后,老肆再也憋不住心里的这股冲动。放假回家,趁着一家三口都在看电视的机会,仓促地向自己的父母出了柜。

640 (12).jpg

这二老一开始是没有听明白的,同志这个词汇在他们脑海里,甚至都没有同性恋这个意思。当他们明白之后,家里就酝酿起一种诡异的气氛。

 

隔天就有了父子俩的谈话。老爸的意思是,老肆什么样的个人喜好他不管,以后总得找个女的传宗接代,否则就是家门不幸,断子绝孙的家庭惨剧。


但老肆坚决不答应,气得他老爸扭头就走,还说:你这是病,得治!家里花再多钱也得治好你!你不结婚,那是要灭了你祖宗的好风水!

 

两周后,在父母的陪同下,他被送到了一家所谓的性取向扭转治疗所里。专家问了他几个冒犯同志的刺激话语,故意激怒他,老肆马上就言语激烈的反驳。

 

接着让护士带他做了激素和脑电波的检查,之后,就开了诊断书,大致意思就是老肆有严重的同性恋疾病,必须马上得到治疗。

640 (13).jpg


紧接着,他被固定在治疗室里的一张金属椅子上,眼前是个LED屏幕。专家进门后,叮嘱他专心看屏幕上的内容,三五个疗程之后就可以治疗好。


老肆反抗不得,只能安静地看着屏幕,只见屏幕被打开后,竟然开始播放男男爱情动作片。他一开始还挺安静,但很快就有了身体反应。


专家这时给他头上戴了个莫名的头盔,内侧两边各有一椭圆形凸起。随着遥控器启动,他头上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电流,浑身麻痛,直犯恶心,相当难受。


连着两月,每周他都被带到这家诊所,被动电击。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的心态改变了,对周围都不上心,甚至对一切半裸体的人都会犯恶心。


不仅如此,老肆还犯了食道反流的毛病,每餐饭刚下咽,就呕出来,直到见着绿色的胆汁为止,平时也会莫名地浑身颤抖。

640 (14).jpg

眼见他身体问题越来越多,他爸叫停了治疗,赶忙带着孩子换了一家大医院。当被医生明确告知同性恋并不是一种疾病的时候,家长脸上仍然写着不相信和不屑。

 

而时下的他已经悄然遭受抑郁症的缠身,只是一直在压制着轻生的念头。

 

休学后,老肆身体逐步改善,性向问题父母也不再多问,甚至有意回避。以至于父母和孩子有了巨大的鸿沟,一家三口一天里说话常常不超过三句。

 

我们问他:等身体彻底康复之后,你想做什么?

 

老肆说:改行做个心理理疗师,给这个圈子带去更多帮助。同志是不是疾病,一个人说了不顶事,再多加我一个!


同志群体的抑郁风险,从未得到真正解决

抑郁症,亦称忧郁症,是一类以抑郁心境为主要特点的情感障碍。它主要表现为,缺乏自信,避开人群,负罪感以及躯体功能失调,如睡眠紊乱或食欲暴进或减退、痛觉等。


抑郁症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疾病,造成的不仅仅是自杀率的提升,还有更大范畴的家庭社会负面影响,以及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

640 (15).jpg

(来自2017年WHO调研,中国有近5400多万抑郁症患者)

 

然而这样的比例,往往只是集中在直人社会,性少数群体面临的抑郁症问题,并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事实上却面临着更高的抑郁症风险。

640 (16).jpg

一项调查显示,对于10-24岁这个年龄段的LGBTQ人群来说,自杀是导致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这意味着,对于心智尚未成熟的性少数群体,他们将更难以面对抑郁症。

 

同志群体作为性少数中的一支,抑郁症的比例同样也不低。可是当问题发生之后,父母监护人却往往因为无知,而优先选择了非法非法性向治疗,这些加重了患者病情。

640 (17).jpg

(2017年一项针对成都高校同志抑郁情况调研报告发现,抑郁症比例高达37.8%)

 

而同志群体在面临抑郁症的时候,因为性少数尚未得到广泛的包容和理解,多数人都会选择隐瞒病情,直接导致了自杀数据的提升。

 

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相关数据显示:自杀已成为中国人群第5位死因,也是15-34岁的年轻人群的第一大死因。我国每年约有12万人死于自杀。


在我国,抑郁症的识别率仅为21%,远低于世界平均的55.65%。接受干预和治疗者仅10%。这意味着,近8成抑郁症患者没有被“发现”;9成抑郁症患者没有得到治疗。

 

但必须要明确的是,抑郁症不代表精神病,它只能算是情绪感冒,只是有轻有重罢了。不能由此还产生对抑郁症的偏见和歧视,当然这也是很多患者不就医的一个原因。


既然问题严重,我们就需要回到现实中去寻找问题所在。从本文中前三则示例可以明显的看出因果,正是社会偏见,它才是造成同志抑郁症乃至自杀的无形杀手。

640 (18).jpg

即便现在有专家指出,当前约80%的年轻人对于多元性别的态度非常积极,可仍然存在不少人表现出憎恶,直接孤立了同志群体。

 

社会不接纳,学校不友善,职场不包容,甚至同志自身的传统刻板性别家庭教育,对于他们来说,杀伤力更大。


所以,当同志走入社会,面对多重压力,九成以上的人都会钻进柜子里。柜子江湖里的生存指南,清一色的选择对外界无条件妥协,不对同志爱情和归宿有任何的希冀。  

640 (19).jpg

君不见,不少同志前辈还会劝导年轻人,再玩几年就该收心了,结婚生子才是对的,偶尔出来偷腥别太张扬就成。这就是深谙柜子江湖生存法则的老油条,才能说出来的鬼话。

 

所以是谁说的同志群体都是乱性之人,把直人圈的爱情世界也抹掉,不也只剩下最原始的冲动吗?错在于社会尚未成熟,却不在于一个无辜的群体!


一切渊源都在于那个柜子!抑郁症,不是传染的,是憋久了闷出来的!

 

解决同志群体的抑郁症问题,总得有人站出来,砸了柜子,推了江湖,让众人看看什么是化茧成蝶,什么是习以为常!同志们,江湖再见,江湖不见!


来源公众号: GGHC同鸣健康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