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男上司,不是不喜欢女生,只不过与男生相处时,我会更自在,更有热情

编儿 2019-07-19 01:07 774 0

每每回忆此事,我都无比难受,直到现在,我都极力抑制住五内郁结的情绪,才能平静地写下与他的故事——一段刻骨铭心的办公室恋情。

此刻的我已然不是这段感情的当局者。分开后的大半年里,我也了然一些爱情道理,于是写下这段稍瞬即逝的美好,纪念自己的第二段感情。

与他的相识,准确地说是从同事开始的。

17年夏天,我大学毕业,而后在学校的安排下来到一家公司实习,后期调岗进入了管理岗——他的部门,这才给了他打乱我世界的秩序的机会。

初初进入社会的我,并没有考虑办公室恋情的利弊。现在想来,办公室恋情确实不是明智之举,因为爱情一旦结束,事业或许也会受到牵连。而这,常常使我在这段感情中陷入两难的境地,反倒愈加堕入情网,为了爱情义无反顾。

在我毕业前的大学生涯里,我一直有着一位互相深爱的女友。提到这事或许会遭人唾弃,但在这段感情结束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内心深处的自己是到底是什么样子,不是不喜欢女生,只不过与男生相处时,我会更自在,更有热情。后来,得益于网络的发展与信息的发达,我时常在网路上看到关于同志的百态人生,而这也让我明白:同性的世界里,我同样可以寻找爱情。

调到他的部门后,他成了我的上级,但我天生内向,极少与人交谈,与他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火。

自从我来到北京工作后,与女友的距离突然被拉得很远,加之她总渴望着早点成家,希望能先结婚,而后再打拼事业,这一想法,着实令人望而生畏。我岂能刚出校门,连脚跟都没站稳便草草结婚?久而久之,与她的争吵频频,但是迟迟没人提分手。

这段异性恋,便一直僵持在那里,看似存在,实则早已破裂。

从校园转战职场是我人生的新阶段,陌生而又忐忑,对所谓的“领导”很是尊敬,生怕一个细节便被解雇,对他,更是如此。

2

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周六的早上,同事将我带到他的办公室,“陈总,这是新来的员工,张浩。”

我笑着与他打了声招呼。

我本以为所谓的领导应该是大腹便便,头顶地中海,年纪估摸着四十来岁,谁料,眼前的他年轻而又俊朗,他穿着休闲服,朴素而又不失得体。

他简单地与我聊了几句,让我好好调整心态,准备工作。

平日里,我们的接触并不多,但所有的职场新人或许都和我一样,总会偷偷关注领导的一举一动,生怕领导出现,又生怕领导不出现,担心领导注意到自己,又担心领导没看到自己的勤奋。

每次他走过我的工位后,我就会偷偷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密切地关注他的行踪,有时捉摸着如何偷懒,有时琢磨着如何吸引他的注意才能升职加薪……

但不知何时起,我偷瞄他的眼神中多了一种别样的情愫,像是期待,又像是喜欢。

不过,碍于我身于职场,加之我对自己投注于他身上的情愫同样感到不解,因他而起的种种举动也仅限于此。

平日里,我需要向陈总汇报工作,渐渐的,竟和他打成一片,对他也愈加熟悉。

人群之中,我总会第一个看见他,也就在这时,我才发现先前对他的关注,是一种暗恋。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的小波动,只要一见到他,我便像是初潮的少女,紧张、不知所措。他看出了我的害羞,看我的眼神格外温柔,像是回应了我的爱情电波,微弱得让人难以察觉,直到有天晚上……

那天下班后,公司就剩我和佩佩两人,陈总走到我的身旁,手搭着我的肩膀,笑着说,“张浩,下班和佩佩一起来我家吃饭,我做饭给你们吃。”

我笑着拒绝道,“陈总,不用了,我自己外面吃点就好了,省得麻烦。”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第一次叫你去我家吃饭都不去啊?”

盛情难却,又是领导的邀约,我终是妥协,“好!好!好!一定到。”

当晚来到他家时,他已经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起来。男生住的地方难免有些脏乱,但从他娴熟的厨艺中依旧看得出他的细腻,就连摆盘也有着小女生的精致。我清晰的记得,那天的他做了三道菜,分别是可乐鸡翅、清蒸鲈鱼、黄瓜炒鸡蛋,家常小菜,别有一番滋味。

吃饭期间,他说一起合租的朋友,是一个时尚的年轻男生,经常出差,难得他不在,才约上我们聚聚。

他起身开了一瓶红酒,聊得起兴时便与我碰杯,而后他一直往我的酒杯里倒酒,我不胜酒力,不久便瘫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嘴上嚷嚷着:“我一定要回家!”

他见我走路踉跄,而佩佩面不改色,便招呼着佩佩先行离开,我就这样被留了下来。

那晚,我草草地洗漱后,背靠着他,很快地睡去。

3

半夜醒来时,只见他躺在我的身旁,像只小猫一样蜷缩着,紧紧地贴着我,不知是酒精作祟,亦或者是自己早就意淫过无数次与他同床的场景,我缓缓起身,屏住呼吸,手肘撑着自己,轻轻地亲吻了他的脸庞和嘴唇。

突然,他睁开双眼,顿了顿,而后一把将我揽过怀里,伸出舌头回应了我的试探,与我纠缠在了一起。

窗帘下的影子轻轻地飘动,他的头渐渐往下,褪去了我的裤子,而后舌头灵活地撩拨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虽有些昏昏沉沉的,但内心的猛兽在他的挑逗下早已咆哮。

他娴熟地坐在我的身上,微弱的影子映在了墙上,一片黑影规律地一上一下。

那晚过后,与陈总的关系好像多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是领导?还是恋人?又或只是一夜情的炮友?

我一直反复思索着为什么两个男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心里迟迟得不出答案,为此,在那之后的两个星期里,我一直刻意地躲开他,一句话都没再说过。

有天,他主动找到我,“张浩,那天晚上喝多了,希望你不要在意。”

我避开他的双眼,看着办公桌旁的书架,“陈总,没事啦,不怪你。”

他依旧注视着我,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问道:“但是,我发现我喜欢你了,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么?”

我虽是对自己与他的关系捉摸不透,但还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许。

至此之后,我们成为了恋人,他的领导威严在我心里瞬间荡然无存,毕竟,他摇尾乞怜,苦苦哀求的难耐,我都见过,我的一声训斥,他都会浑身发颤。

平日里上班,我们会商量着中午的伙食,下午便一起喝下午茶,待到傍晚离开公司时,他就会向我使使眼色,示意我收拾东西,一起回家。为了不让同事察觉出我们的异样,我依旧住在宿舍里。在一起的第三十天,我们一起调休,去了离北京不远的城市旅游。

尽管我们偶有争吵,但感情却持续升温。

他大我五岁,看待事情时总会想的更多,而我也越来越依赖他,一有事情便向他讨教。

相处后得知,我是他的第四任男友,他的上一段感情谈了足足三年,后来因为彼此选择的人生道路不同,便自然而然的分开了。

我没想太多,任由他在我耳边跟我讲着从前的故事,是真是假,我也无从得知。

毕竟,在爱情里,我们都丧失了头脑。直到有天晚上,我被他的室友从他家恶狠狠地扫地出门,我才渐渐从这段感情中苏醒。

和他在一起后,我时常去他住的地方过夜,只不过,每次都要在室友不在时,他才让我过去。

我感到不解,“你租的房子,为什么每次都要没人的时候才可以去啊?”

他告诉我,屋子里的另一个人是合租的室友,他们在租房网站上认识的,并不熟悉,不方便带人回去,更何况是一个大男人带男生回家,他会怀疑的。

我顾及他的感受,没再因为这事心生怀疑。

——未完待续

故事来源:楠楠

主播:文小刀

作者:也楼

来源公众号:也楼

640.jpg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