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宝莉在我们分开的时候跟我索要一个拥抱,我并没有给他

编儿 2019-07-07 11:07 699 0

我倒在他的怀里,能够清楚地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是跟我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味道混合着他特殊的体香。

我从小就对气味特别敏感,可以闻到每个人身上属于他们自己的独有的味道。有的人身上有一股子奶香,有的人闻起来像一棵古老的树木,有的有青草的味道,有的人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我也有自己的味道,但我从来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形容词去形容它。

巴宝莉在我们分开的时候跟我索要一个拥抱,我并没有给他,觉得这么做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我现在倒在风火男孩的怀里,却没有推开他。我想我是需要一个拥抱,但这个拥抱不想从巴宝莉身上获得。

我的脸贴在风火裸露的胸膛上,他的胸膛厚实而宽广,隔着那片胸膛,我可以听到他沉稳而有力的心跳。

我说,别抱这么紧,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他闷哼了一声,然后减小了手劲,但没有放我离开。我几度想要离开他的胸膛都徒劳无功。他说你别动,让我抱一会儿。我这才安静下来,静静地靠着他。过了好久,我才开口道,该睡了,天快亮了,你换上睡衣去床上睡吧。他搂着我说,不用换了,就这样睡,然后一把把我抱起走向床边。

将我放到床上之后,他解开围在腰上的浴巾,然后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我觉得自己像是孙猴子而他就是如来佛的五指山。

他慢慢地俯下身子跟我接吻,嘴唇轻柔又有弹性。他的舌头像一条灵巧的蛇在我嘴里攻城略地。我们的呼吸越来越重,我的脑袋在情欲和酒精地作用下变得恍惚,本能地回应他的吻,身体的血液开始急速,体温逐渐升高。他的动作温柔又霸道,轻缓之中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

他将我的背心脱掉,两个人的身体和肌肤触碰在一起,彼此传递体温。他一丝不挂,我能感觉到,那条浴巾解下之后他就剩下一具完全赤裸的身体。先前的“晾干”显然只是一个借口,我看他早就计划好了之后的一切。我突然在想,要是我不去叫他,他会在沙发上睡到第二天醒来还是等我彻底睡着了悄悄爬上床。

我们都沉浸在这个旖旎的气氛之中,谁也没有说话,此刻任何语言的出现只会将这个美好的气氛打破,让我们从梦境中苏醒过来。我们现在谁也不是谁,互相交融的不是他不是我,是两具身体,两副灵魂,两个生灵回应大自然最原始的召唤。

他将我拉起,我们面对面而坐,我的双腿盘绕在他的腰间。我们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我的手在他的背部游走,手指划过他的脊柱,他的后背,他的腰,小心翼翼像是在抚摸一件完美的雕刻艺术品。我亲吻他的脸颊,他的额头,他的睫毛,吮吸他的嘴唇,他的耳垂,像是品尝一道精美的点心。

他的血液汇聚到一处,然后战争开始打响,天崩地裂,风卷残云,又好像奔腾的海浪沙漠的骄阳雨后的彩虹。我的脑海中不停地变换这些画面,想在观看一部后现代的实验影片。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此,我说不清楚我们此刻在做的是不是饱含深情,但充满了诗意。在幻想接连出现又统统消失之后,战争终于结束,两个人并肩而睡,他依旧牵着我的手,在我的肩膀用一个吻宣告结束。窗帘的间隙射出一道金色的阳光,新的一天到来了。

他说,该睡了。

我说,嗯,做个好梦。

他说,现在已经是个好梦了。


来源: 陈铁棒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