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找一个金主gay。

编儿 2019-06-24 13:06 1421 0

001.webp

/ 01 /

 

认识一个基友,关系挺微妙。

 

我俩平时基本不怎么出去玩儿,聊天的频率也不高。很多时候,是在深夜里忽然收到他的信息,大多是一些少年的情爱纠纷。

 

我一直很好奇,基友不是通过公众号认识我的,甚至都不知道我在写“灯泡很亮”这个公众号,为什么会愿意一直找我诉说他的事?

 

想了很久,大概他只是需要一个聆听者,是谁其实并不重要。

 

 

咦。忘了介绍这个基友。

 

高中毕业之后,他便没有继续上学,做的销售行业,因为长相出众,认识了他的一个客户,巨有钱,两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至于他们在一起的细节,灯泡也无从得知。

 

只知道,基友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后来发现,对方没打算走心,只打算走肾。作为回报,基友每个月有一笔生活费。

 

说得直接一点,就是被金主养着。

 

 

我一直不想写这件事,主要是怕写出来,会给大家一个误导,觉得找个金主真好,生活乐无忧。

 

事实上,我也不知一次问过基友,这样和金主在一起,他真的开心吗?

 

但每次聊到这个话题,他都避重就轻地说,“先过着呗。”

 

直到前段时间,他说,“其实我过得不开心,觉得自己被圈养着。”

 

隔了几分钟,又发来了一条消息,“现在终于分手了。”

02.webp

/ 02 /

 

作为一个从小在贫民窑里长大的男孩,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能理解基友被物质迷惑时的纠结。

 

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他的选择。

 

有一些事,一旦你做出选择,就无法回头。

 

对于和金主分手这件事,基友没有再多说什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没了,仿佛把这件事告诉我,也是对他自己的一个交代。

 

后来,我特意翻了一个他的朋友圈,曾经晒过的神仙水、最新的苹果手机之类的内容,都删掉了。

 

大概,是真的想把过去抹掉吧。

 

 

有时候会觉得,这大概是长得好看的人的代价,他们注定会比我这样的矮挫丑,面临更多的诱惑。

 

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的。

 

曾经在知乎分享过一个回答,说自己大学的时候,在社交软件上,有过一个大叔,很直接地问我,“可以包养吗?”

 

当时,我还心里还很诧异,我长这鸟样,竟然也有被包养的一天,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怎么包养?”

 

对方回到,“我不会亏待你的。”

 

紧接着说道,“一个月400。”

 

对。你没看错,一个月400,不是4000。

 

灯泡当时就觉得,果然我长得有够丑的,不应该盲目自信

03.webp

/ 03 /

 

不过,后来我也确实又遇到一个比较靠谱的“金主”,开的条件,也足够吸引当时还是学生的我。

 

你要说我没有心动过吗?

 

那一定是假的。

 

在物质面前,任凭谁都是俗人。

 

但是好在,很多时候,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我总是有那么一点运气。

 

我记得,当时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我妈根本没有察觉出我语气中的异样,叮嘱了几句,便要挂掉电话。

 

挂电话前,最后一句和我说的是,“别担心家里,好好学习。”

 

我当时只觉得一阵羞愧。

 

当时的想法是,妈妈对我的要求,仅仅只是“好好学习”,我竟然心有杂念。

 

和妈妈挂掉电话之后,我终于拉黑了那个“金主”。

 

 

前两天,我去电影院又看了一回《千与千寻》,无脸男一次又一次地用金钱诱惑千寻,千寻却不为所动。

 

以前看,会被千寻的纯粹打动。

 

但这一回,我忽然回想,如果千寻当初接受了无脸男的金钱,她会变得怎么样呢?

 

就像,我常常想起这段经历,也会疑惑,如果当时面对金主的诱惑,自己意志不够坚定,不知道现在会怎么样?

 

会成为一个物质欲十分膨胀、见利忘义的人吗。

 

又或者,我不会如此,当在某一天,我会忽然很厌恶自己,想要把自己的过去彻底抹掉。

 

就像文章一开头的基友,他最后和我说的话是,

 

“你知道我太多不堪回首的过去。

 

我想把它们都忘掉,删掉你会让我更觉得自己变得更干净。”

 

然而,《千与千寻》也告诉我们,发生过事情,是不会忘记的,只是想不起来。

 

或者,自己不愿想起来。

04.webp


来源公众号:灯泡很亮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