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

编儿 2019-06-14 09:06 8666 0

0001.webp

2019年6月12日,在九名法官出席审议下,厄瓜多尔最高法院以5比4票批准2对同性情侣结婚,根据此判例,厄瓜多尔全境的同性婚姻都将可以依法办理登记,这对拉丁美洲LGBT群体权益的推动产生里程碑式的意义。

 

厄瓜多尔,是一个位于南美洲西北部的国家,国土面积28万3560平方公里,人口1522万。如同拉丁美洲大部分国家一样,厄瓜多尔的居民信奉的是一种融入部分印地安文化色彩的天主教。

 

2008年通过的“厄瓜多尔宪法”第67条将婚姻限定在男女结合,尽管同年厄瓜多尔已允许民事伴侣的登记,但是根据宪法同性伴侣被禁止缔结婚姻,对于一个天主教国家而言,婚姻所承载的宗教责任远大于世俗义务,同时诸如收养子女这样的权利也仅限于婚姻而非民事伴侣。

 

为此,厄瓜多尔国内的LGBT社群组织做了长时间的努力。

 

在1997年完成同性性行为去刑事化后,又在随后的1998年将反歧视条文写入宪法修正案,这使得厄瓜多尔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在宪法上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国家。

 

2011年11月,一个名为FundaciónCausana的社群组织开始在Change.org上请愿,要求厄瓜多尔卫生部长关闭200多个“同性恋诊所”。这些开展扭转治疗的诊所通过各种不同的放发折磨“患者“以“治愈同性恋”,诊所所收治的大部分人都是女同性恋,她们多数是被自己的家人送来的。

 

由于难以忍受扭转治疗带来的巨大痛苦,不断有人从诊所中逃出,当时24岁的Paola Ziritti就是其中之一,她也是被家人送来的,然而她的家人对诊所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Paola Ziritti在此后向媒体揭露:“有三个月的时间我每天被手铐铐着,看守向我不断泼水和尿,我在一个这样的地方煎熬了近两年。”

 

从诊所逃出来后,她立刻将扭转治疗机构诉诸公堂。FundaciónCausana的负责人Karen Barba阐明扭转治疗的危害: “据估计仍有200家以上的诊所开展扭转治疗,这意味着每天可能有成千上万的男女遭受酷刑和性虐待,这些诊所不仅严重的侵害了个体权利,还从中牟取暴利,在所有诊所都关闭前我们不会停止行动。”Paola Ziritti的遭遇在经过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剧烈的社会震动,最终有超过80,000人支持Change.org上的活动,也促成2013年厄瓜多尔立法禁止扭转治疗。

 

同时在2013年,Pamela Troya拟提起诉讼以对推翻厄瓜多尔宪法中对同性婚姻的限制,她的搭档同时也是伴侣的Gabriela Correa向当地婚姻登记部门申请结婚被拒后选择上诉。

0002.webp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3年8月5日,当时@Gaby3081和我出现在@RegistroCivilec结婚,我们的请求被拒绝,这意味着一场漫长的战斗的开始。“

 

同时选择上诉的还有Efraín Soria和Javier Benalcázar,他们同样是在当地申请结婚登记被拒。官司从市、省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2018年1月,美洲人权法院(IACHR)裁定:《美洲人权公约》规定并要求承认同性婚姻。 该裁决对包括厄瓜多尔在内的其他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树立了具有约束力的先例。

 

在IACHR裁定认为同性婚姻是一项人权之后,两对同性伴侣前往当地的民事登记处申请结婚许登记,但在两人因不是不同性别的夫妻被拒绝后,他们即刻向法庭提起诉讼,在诉讼请求中他们称拒绝承认同性婚姻是歧视性的,不但违宪也违反了《美洲人权公约》。

 

依据IACHR裁决,两名法官于2018年6月29日判决民事登记处立即开始登记同性婚姻, 但是婚姻登记处也宣布不服法院判决并提出上诉。

 

2018年7月28日,厄瓜多尔最高法院院长阿尔弗雷多·鲁伊斯说,大多数法官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并确认法院将投票使其合法化。

 

于是就在昨天,厄瓜多尔最高法院经过投票确认同性伴侣享有和异性伴侣一样结婚的权利。在盘就额之后,Pamela Troya激动地发了条微博:“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终于我们要结婚了。”

来源公众号: GS乐点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