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自的荒漠里又陷进去了一分,你爱我吗?

编儿 2019-06-04 05:06 1615 0

01.webp

文 | 小源源

 投稿邮箱 | gayspot_edit@163.com

 

和厦门那边开着短会的时候看见今晚的督导推迟到了下周一,一时间如同坠落谷底,而夜晚也透露出敌意,我不知道可以做点什么来消磨掉临时加增的几小时空白,托举着我的意识在其间漂浮发皱逐渐失去边界而消散,会议的讨论变得聒噪起来,十几分钟后和大家迫不及待说了再见。


我看见微信里有一个来自阿志的未接,紧接着手机又震动起来,我开心极了,告诉他我刚刚在开会所以没接到他的电话。


他疑心我在和其他人调情,旁敲侧击地找些话题,问我工作进行得怎么样,实际上我们上周都聊过,我们每天都聊,而今天才周一,我心不在焉地和他都说了一遍。


他接着问你们的会开得怎么样,这召唤了我的手足无措,我快速结束话题,求救似的说我好想你啊。


这更加深了他的疑心,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应我,声音像是隔着空空的操场被吹动落叶的风捎过来的,只说看明天会议开得怎么样,说不定明晚就来福州找我了。


我很高兴,非常高兴,忍不住和他说我得知督导被推迟后的空虚无措,就好像是带着被夏天的风吹开的裙摆旋转,它的线头不知何时被周遭植物隐蔽的倒钩挂住了,他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他说他忙了一整天现在只想放空,想和我随便聊些不用过脑子的天。啊我说好啊,那我陪你坐坐,你昨晚喝到三点才回去,今晚一定要早点休息。


他的室友小舟,昨天在和他回公司的路上接到女朋友闹分手的电话,“平常非常阳光的男生现在整个儿都垮了”,他反复和我说到小舟的惨状,戚戚地,昨晚两个人喝酒到将近凌晨三点,“白天上班还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他其实想到了我们在广州闹分手时自己的样子,也是“开心不起来,什么事都不想做”,于是很可怜小舟,在电话那头没来由地问我“你理解这样的感受吗?”,他大概是怕了,怕我们的关系在未来出现波折让他再次经历这样的情绪。


我有不详的预感,这对话似曾相识,带着被胁迫的怒气回答说:“我当然理解啊,谁没有分过手啊!”


他接着问是在什么时候?


“和我前任分手的时候啊,但我觉得喝酒是有用的,至少可以转移注意力”,我竟然想用前任的故事来转移话题。


“哦,对哦,和前任分手的时候…那我们在广州那次你没有(喝)吗?”


我还是入套了,他把自己也弄进去了。


“我..我没有喝啊..可是阿志,我和你说过不止一遍了,和你分手后我非常难受,晚上失眠到天亮,没法拍摄采访,走神,公交坐过站差点在街上崩溃…”


这至少是第三次被迫掀开自己的伤口给他看好让他放心我是爱他的,因为我难受了,这样的要求简直病态,我听到这些怪异,虚弱而且荒谬的证词从自己嘴里冒出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爱情中变成了什么。


我被他怀疑,被要求证明,被审判,像一个妓女似的反反复复把伤口露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就好比我身上正在大面积出血而他责问我“你怎么什么事都没有?”


难道你什么都看不到吗???


我还觉得被辜负。


他只是“哦”了一声,彷佛什么都没听到,接着说:“(你没喝)那是我们关系还没到吧。”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不是这样啊,你为什么要和我的前任比?我!我一个活生生的人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还要问这样的问题?!”,谈话彻底失焦了,就像是见证一场大火把一切烧为灰烬,我不知所措地解释的唾沫星子还没接触到火焰就在空中蒸干了。


他接着自说自话:“在广州那次我有(像小舟)这样难受。”


我尊严尽失,终归被火烧着了,又急又气,没忍住说你以后不要再问我这样的问题!


他委屈地问你为什么这么凶?


我才意识到阿志的需求:他因为看见小舟的样子心有余悸,今天工作一天十分疲劳,因为异地而无法控制地猜疑担心,他只想我陪陪他,安抚他。


而此刻我也需要他的安抚,我们让彼此的期待落了空。


我虚脱似的浑身软了下来,马上道歉,我不该说话这么急,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好无力),以及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感受,我不想在关系里被反复审问,我会问你这样的问题吗?


他没有回答,语气变得更低落了。


我觉得无力,沮丧,此刻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仿佛看着心爱的东西坠入深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说他累了,我们挂了电话,在各自的荒漠里又陷进去了一分。

来源公众号: GS乐点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