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样我会硬的

编儿 2019-05-30 12:05 277 0

640.webp

被拒绝之后的我,虽然并不是很难过,但是碍于要面子的我,决定避开克劳德的所有路线,我开始选择逃避。


日子照常过,直到过了两天,我无法面对的事情发生了……


我只知道那天我很平静,正将自己的精力全部并且毫无保留的聚焦到学习的时候,我遇到了我所无法理解的事情。


向平常一样的跑步,一样的保持冷静,这种感觉让我像是换了一种方式生活。


本以为克劳德会一如既往地和我分道扬镳,可是并没有,我慢慢走着,平复自己的气喘吁吁。身边密集的人慢慢散开,只有两个人紧跟我后。


是克劳德,当然还有一个女生,一个和克劳德并肩走在一起 ,长得很普通的女生,女生倒是十分热情,不停说着话,克劳德只是应了几声,并没有说话。


他们的速度加快,克劳德从我身边走过去,显得自然而又平淡,就像平常他走过走廊一样的轻快。


女朋友!?


真是可笑,难道我喜欢的克劳德喜欢女生?可是为什么呢?之前的事就像是案件一样,被我一一推翻。


可事实上,我并没有觉得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女生,我也从来没有看到他们班的这个女生在之前我刚刚见到克劳德的时候,和克劳德有过任何交集。


我显得生气而不甘心,回到家后,在漆黑的房间里,拿着手机打开克劳德的QQ,准备质问些什么,可我却心软地认为,克劳德不喜欢听这些话。


“我想跟你说一句话,一句话就好!”我打字久久徘徊在输入法的字母上,最后一些问句变成了祈使句。


“好。”他回复得很快。


“我想跟你说,一定要爱自己,不管怎么样,请照顾好自己,不要骗自己,不要天天只知道打球打游戏,尊崇心意,不用为了别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再强调一次好好照顾自己,虽然不关我屁事,好吗?”我不知道当时以什么心情打出来的,只知道在这种该流眼泪的时候我忍住等他的回复,沉默不语。


“好”,他没有犹豫地回复我。


我按下红色的方框“删除好友”扔了手机,扯开被子闷头大睡。


我是不会哭的。

 

克劳德 ,说实话,我希望你也能开心。


我只知道,日后的跑步我能没有顾及了,而克劳德也继续和我分开走,至于那个女孩,成了掩耳盗铃的牺牲品,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


紧张的学习氛围和满满的失落感在高三的最后半学期蔓延开了,就像喝没有过滤的中药,还留着苦渣在五脏六腑。我一度难过,为自己的分数自责,也为自己的勇气自责。


还是觉得相遇太美好,我情愿这是幻觉,也不情愿这是告别。


之后,晨跑也因为一些原因在一个星期后取消,以至于克劳德见不到我,我也见不到克劳德,我们互相躲着对方。


我还记得百天宣誓大会上,他兴冲冲地走进报告厅的门口,黑是又黑了点,他一边笑一边向后面的同班同学招手,可惜一个匍匐,让他成为全场的焦点,笑声就像龙卷风席卷了四周的人,他拍拍屁股赶紧跑了。


我还记得好几天没有看到他,我查了查时间,是体育统考。在月考考完的时候,我去讲台旁边拉桌子,我转头的一瞬间,他往教室看了一眼就飞快地跑了过去,我看到的是模糊的背影和新的运动服。


我还记得在食堂排队,前面几个人中途离开,直到我发现他就在我前面,他向后撇一眼那一刻,我偷偷离开。


这又让我突然想起来原来还没有告白的时候,我看见他在我后面吃热干面,他不知道我在他前面,朋友吃完准备走,问我为什么不走,我说等一个人。结果我硬是等着克劳德吃完,放回收餐具的时候,我假装在桌子上抛硬币,我的眼神没有离开硬币,而克劳德被我的大光圈眼睛给虚化了,却朦胧迷人,他并没有走大道,而选择从我身旁走过,并看着我,穿过餐桌位置之间的小路,我记得他的手,在经过时和我的羽绒服发出沙沙的声音,他离开后,我光明正大地离开。


我还记得,我帮语文老师算月考混卷分数,翻到和克劳德一模一样字体的试卷,(一看就知道是他)作文他没有写完,只有24分,最后只有76分,我偷偷画了一个笑脸。


我还记得老师找我谈话,他远远的在走廊看了我一眼。


我还记得,我说我生日请大家吃辣条,在拐弯处和克劳德撞个正着。


我还记得……

五一的时候,一个直男兄弟发消息,说来找学校我玩,我刚开始是拒绝的,我跟他说学校现在进不来,你不要来了。


结果他说就想看看母校,我不是重点。


五一劳动节高三是没有假期的,我的直男朋友是上高中就认识的,让我觉得尴尬的是,他有一米八几,比克劳德帅,比克劳德壮,打篮球也是杠杠的,幸亏当初没有喜欢上他,最后难得成为了好兄弟。


当时管得严,外人不让进,结果还是不知道他怎么混进来的。


大课间的时间有足足半个小时,高一高二放假之后,学校只剩下可怜的高三,下课我开门就是这个兄弟在门口,他到了大学,果然变得帅了很多,衣服有个对勾,鞋子有个对勾,裤子有个对勾,活成了一个运动风的男孩。


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走廊的人慢慢只剩下我和他。


“吱吱吱……”断断续续的篮球鞋摩擦声,我就知道可能是某某某要来了。


而我却很冷静,慢慢和直男兄弟聊天。


“你看,和你原来一样……像踩老鼠……”我开着玩笑。


“没毛病!”直男兄弟往那望了一下,笑了笑,没想到开完玩笑的后面,是克劳德出现。


他明显地愣了一下,看着我和我的直男兄弟,从走廊跑到厕所,我对着走廊的尽头,直男兄弟则和我相反。他则是走几步,转过头看一眼,我没有表情,克劳德就像一个渐行渐远的虚化动物,在我记忆快模糊的同时,又勾起了以往的回忆。


“你看到那个人吗,他可以39、40度还在打篮球,你可以吗?”我问他。


“疯了吧!”直男兄弟很干脆,我没有打断他。


克劳德出厕所后,背心是湿的,头发是湿的,一直望着走廊一边的我,直到走进教室关了门。


我们的聊天继续,我们在谈关于高考分数线的问题,没想到克劳德又跑了出来,在走廊那端远远地望着我,像在打量什么情况,而直男朋友则不知道有什么事发生,继续开心交谈,我则目光涣散,开始敷衍,因为克劳德的目光像针一样扎着我,就像定位导弹。


我强颜欢笑着,用余光看克劳德,克劳德又转过头进了教室。


我们开始讨论高考冲刺的问题,距上课还有五分钟。


克劳德再一次从教室出来,这次他又是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我用假笑掩盖着我的自尊,我想克劳德估计我又找了一个爱恋对象,还比他帅,他也疑惑我是不是这么快就有喜欢的人了吧。


他还是再一次地进了教室,走廊又只剩下我们两人。


还有两三分钟的样子,我们在互相交代着关切的话,克劳德再一次出现在走廊,走廊只有包括我的三个人,空气凝固了起来,笑容变得微妙,他的眼神又伸了过来,我假装开心的样子显得异常得意。


“叮……”铃声充斥着耳畔,空空的走廊只有三个人,各自收回目光,各自往不同的方向离开,走廊又恢复了平静。

 

忽然之间又到了夏天,天气慢慢热起来,去年这个时候穿短袖刚刚好,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跑去楼上找直男兄弟道别,祝他考试顺利,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长了几个痘,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吃起雪糕,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才喜欢克劳德不久……


是啊,这翻来覆去的想念,和友情一样,面临着毕业的考验,还有一个星期我就见不到他了,想想觉得挺奇怪,毕业之后许多人都是再也不见,并且是最后一面,所以我觉得我这一个星期多看他几次好了。


怎么看?站在最高楼的走廊看,偷偷用手机拍几张,不是很清晰的身影,一个人鬼鬼祟祟,像极了蹭老师办公室WiFi的人。


最后一个星期并没有上晚自习,而是上完课就回家,而这个时候没有专属的公交车,等车成了毕业前的交流会,在车站一群一群的聊着人生,聊学习,聊生活,聊爱情……


远远的看着克劳德就好,我总能找到他,克劳德要是是扫雷里面的雷,我一定能通全关。


看够了,没人接的我选择走回家,走走好啊,这么多年了走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路上人少,灯光很暗,适合情侣,同时也适合孤独的人。


我想着时间真的不够用,想着我应该大闹一场,来个鱼死网破给我一个答案,还想着他会回心转意过了这个坎,来找我,考完就去旅行,穷游也行……只是想想,还是就算了吧。


这一个星期我过得和平时一样,我想着,我之前那种心跳的感觉已经没了,爱的能量消失殆尽,红灯闪烁,告诉我该回知识的海洋了。


该来的会来的,我告诉我自己。

 

高考的前一天下午,过得很平常,没有电影那样让人泪流满面的相拥场景,和兄弟情义大过天的怒吼,老师用心良苦的粉笔字,情侣环游学校的场景,而是一张定心卷,陆陆续续有人在下课之后开始搬桌子,搬书和一些东西回家,有的则选择考完试再来解决,教室多了几个大切口,显得异常丑陋。


老师不停地夸我们,说一堆励志故事,一堆小技巧,一堆鬼鬼祟祟的话……


食堂的伙食变得特别好,好久没正经去食堂吃饭的人去试了一下,发现很好吃。


倒垃圾的环卫工,急切的告诉我一定要考上北大清华!我尬笑连连,他还嘱咐我把班里面要卖的书给他,我说没问题。


克劳德这几天没有打篮球,而是乖乖的在学习,看着他拿着一本政史地的小书没有押韵的读起来,隔着墙都能听见他的声音。


我则把我之前写在本子上关于他的胡言乱语和我的想法都撕碎,准备来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告别。


我爸这次亲自送我去考点,考点人山人海,当我入场安静的坐下时,才发现身旁都是我不认识的人,才发现教室无法让你多想那些你应该会想到的人,试卷比平时白,字也十分清晰,教室也十分安静,老师也没有在监考的时候打瞌睡,一切都是那么正式,让人不想有第二次的体验机会。


我和克劳德的考场有点远,他是体育生,安排的地方也不一样,和在学校不一样,这次相遇的概率,分母多了几千人,应该看不到了吧。


高考对我来说,并没有让我内心波涛汹涌,而是很平淡的考试,平时不会的我也尽量瞎蒙了,我那时候觉得我超级棒。


考试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考生全部拥向唯一的出口,见到有大哭的说答题卡涂错的人,见到有人大笑的说做到了和高考原题差不多的题目,见到谁说用眼睛瞄到了谁的答案,见到一个男的问一个女生去哪个学校……


人潮拥挤,声音嘈杂,这个时候还下了点小雨,温热又躁动,这是夏天该有的样子,这是一个轮回。


人群里面开始有人撑起了伞,在人浪中异常显眼,而不巧的是,离我最近的那把伞下面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克劳德。


还是碰见了。


原来他记得看天气预报,难得这么细心,打球下雨还是照样玩得开心的他,今天真是很特殊了。


我不礼貌的挤进人群,只为近一点看他,我就不礼貌这一次,我发誓。


我挤开旁边的人,不说一句让一下,就是挤,我觉得我像一个急切想出去傻子,还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傻子,谁让你们都不认识我。


直到我们中间只有一个人的间隔我才停止,我好好看他,他考试并没有穿校服,而是篮球服,不是他体考的新衣服 而是最开始我看到的那一套,背心短裤,露出来的手和腿和刚开始见到的一样,黑黑的,性感又骨感。


就是头发比当时长一点,背心后面的汗印子也是一模一样,告别原来和相遇一样。


哦,克劳德,第一次你看我,我也没有看你,没有注意你,不知道怎么想,现在发过来的告别就我来看你吧,你不要转过来就好,这样咱们就画一个句话,嗯,句号。


大门口子被拉大,学生又开始拥挤起来,这时我还在看克劳德,克劳德在不经意的后转瞥到我,让我不知所措,但是这次我并没有收回我的目光,我的眼眶不知道是不是看的时间久了,开始湿润起来。


他瞥到我了,把半张脸扭过来,是一张完整的脸,在人群中我们无话可说,就是只有眼神告别,这种告别被人群的攒动打断。


我与他的距离随着人流越来越远,我随着人走,没有了方向,克劳德的伞收了起来,也消失在人群中,我找不到他了,找不到了。

忽然之间,夏天又到了,第一次知道暑假这么长,却高兴不起来,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时过境迁,生活排序发生变化,身边的人开始离开,开始了下一次进站,有些人还是会和你同路,有些人则是这辈子最后一面。


去学校填志愿的时候,才发现我和体育生的时间不一样,也没有看见克劳德。


而当我再一次去学校的时候,是取档案的那一天,我记得我起得很晚。


当时天气很热,汗水透过衣袖,阳光白花花的,像浪,爬进空荡的教室,铺在操场和球场上,静静涌动着,准备着另一个男孩的青春。


我绕过正在上课的教室,极力撇清与这里的关系,像是学校的外来人员,拿了东西就走人,路边还有放鞭炮的痕迹和庆祝后的残骸。


不巧碰到了学校的环卫工,那个经常交谈的大叔,他正在垃圾桶里面翻瓶子,见到我,一脸开心。


“考得怎么样啊xx,还以为见不到你了!”我就知道大叔要问我这个问题。


“就那样啊!”我不好意思的说,和他问我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只要继续读书就好,不管考得好不好!”他大笑起来。


“好勒!”我点头。


“你上次真的帮我大忙了!帮我把书都搬好,还不知道怎么谢谢你,给你钱你也不要!”


“没事嘛!”不说我都忘了,那个时候他卖废书旧书,我帮他一上午。


“你还别说,你上午帮我弄了之后,刚刚走,你们隔壁班的小伙子也来帮我!你们这两个小伙子真好啊!”他说得很快,我没在意,就笑着听他说。


“我那时候还夸你,但是我忘记你姓什么了,张什么还是李什么的,我就问他,我说你是他隔壁班的,高高大大,经常来倒垃圾的,他就不说话了!”他有些不解。


“他是谁啊!?我应该认识吧!”我想应该是他们班班长。


“就是那个跑步带队的小伙子啊,经常打球的那个啊!”他清清楚楚的说。


我清清楚楚的听,克劳德应该也明白张x,李x是谁了。


“他叫XXX吧!”是克劳德了,不需要猜了,我的脑海正在画面还原,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对对对,就是他!”他记忆力不是很好,但是很确定,和我一样。


“噢,他今天刚刚走啊!”他指了指国旗台旁边。


“干嘛去了!?”我声音提了起来,迫切想知道。


“他们当兵的带大红花,来学校,校长送他们,那可光荣了,有五六十个小伙子!”大叔一脸自豪。


我说不出话。


“还在学校训练了一个星期呢!都剃得像小和尚了!”大叔觉得好笑。


“他还好吧?”我问道。


“好勒,和平时一样,我问他以后退伍了回来看我不,这小子说一定来!”


“那到时候我也来!”我脱口而出。


“那好啊,还以为以后都看不到你们这些孩子,那好那好,我电话你可记着,以后来了就跟我说啊!”大叔把自己的旧手机拿出来拨电话。


和大叔道别后,我回到家,想着克劳德并不是下落不明,而是去保卫国家,让我敬佩,而我也将坐上离开家乡的车,去城市读书,我们好像都找到自己最后的解脱方式,都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第二天我就出发去学校,开往武汉的车很快,此时此刻克劳德也应该正赴远方,我们最后还是没有面对面的好好告别,其实也并不遗憾。


这一刻我发现,就算当时我抽身离开,在改变之前也无法避免猛烈的喜欢,但却让我更加珍惜自己的爱。爱,让每一个被爱的人无可豁免地也要去爱。


我们的心灵和身体是绝无仅有的。但我们只有一个人生,而在我们终于领悟之前,心已经疲倦了。至于你身体,总有一天没有人要再看它,更没有人愿意接近。


后悔不后悔不重要,爱的能量是守恒的 ,你在哪里失去就会在另一个地方得到。


永远不要失去爱的力量。


因为我们在大地上就此一生。

来源公众号: GS乐点

编儿

没有任何介绍

Following 2 | Fans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