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视角 | 全球同志资讯

编儿 2019-05-25 09:05 7273 0

640.webp

来自联合国:

  • VictorMadrigal是一名联合国独立专家,主要关注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的性暴力领域。他一直呼吁要在2030年结束前,在世界范围内终结将同性性关系定义为刑事犯罪的法律。在新西兰举办的国际性少数世界会议(ILGA World Conference)上,他再次发出呼吁: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要求在2030年前看到这个世界实现(同性性关系)非罪化。非罪化不是让我们从0到1,只是让我们从-1到0。”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UNHCR)第四十次会议上,理事会通过了南非主导的决议——“消除体育运动中对妇女和女孩的歧视”。该决议承认妇女和女孩在从事体育运动时面临着交叉性歧视。理事会注意到,某些体育规则和做法要求妇女和女孩在医学上抑制其自然睾酮水平,这些条款可能违反了国际人权标准。因为,这些规则会影响那些在性发育上有差异的妇女和女孩,她们可能天生雄性激素敏感性不同,或者自然拥有较高水平的睾酮激素。


    该决议特别指出,国际田联最近公布的资格条例不符合人权规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成员国停止发展或执行“强制、胁迫或者施加其他压力的政策或做法,让妇女和女孩经受不必要的、侮辱性的和有害的医疗程,”澳大利亚间性人人权组织称该决议是“开创性”的。


  •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洲办事处和加拿大全球LGBTI(性少数)事务所【The UNDP Being LGBTI in Asia and Global Affairs Canada】宣布一项新协议,以支持对菲律宾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女性的“经济赋权”

  •  世界银行联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出版“一套拟议的LGBTI相关指数”。该指数经过65个相关领域的民间团体和专家协商,在此基础上制定而成。该文件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健康、经济福利、政治和公民参与、教育、个人安全和暴力等问题的指标,这些指标将有助于衡量(社会)对LGBTI群体(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包容性。

HIV、卫生和健康:

  • 澳大利亚悉尼早报报道,当地一名正在服用PrEP的男子查出HIV阳性,他成为世界上第七个已知的类似案例。(注:PrEP是一种提供给未感染HIV但感染风险非常高的人群的预防性药物,需要在暴露于HIV的潜在传染源之前就开始服用)。史蒂夫·斯宾塞(Steve Spencer)已经“按需”服用PrEP六年了,这意味着他可能在暴露于HIV病毒之前和之后服用了更高剂量的药物,而不是每天服用该药。Plus杂志向PrEP/HIV专家讲述了斯宾塞的案例,它对社群意味着什么(后果)?


    研究人员在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年度会议上援引数据表明,那些不知道自己是HIV阳性的携带者服用PrEP或许将拥有更高概率感染耐药型病毒变种


  • 美国记者Lenny Berstein报道说,很难让生活在农村城镇的男同性恋和其他人接触到PrEP。医疗保健的供应是有限的,供应方也许不愿意讨论基于性的健康问题。


    来自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新数据表明,在美国只有大约一半的HIV阳性感染者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接受了治疗,并抑制病毒的复制到无法检测的水平。凯撒基金会公布数据比较了高收入国家病毒抑制的情况。数据显示,在美国,病毒得到抑制的感染者比例最低。而英国、瑞士和瑞典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病毒得到抑制的比例最高。


  • 柳叶刀全球健康发表“最大最复杂”的系统性综述论文,综合世界各地的数据分析、论述了割包皮如何影响艾滋病病毒和其他性传播疾病与同性恋、双性恋和其他男男性关系之间的关系。经过对119248名男性的评估研究,作者发现,包皮环切术降低了HIV感染的几率。在中低收入国家。包皮环切术也降低了所有男性患疱疹的几率,降低了感染艾滋病毒的男性患阴茎型HPV的几率。另一篇单独的柳叶刀文章提及已经存在“有力的证据”,证明割包皮减少了异性恋男性感染艾滋病毒的机会。作者认为这些来自同性恋和其他发生过同性性关系男性的新结论是“有说服力的”。作者声明:



“这些新的数据应该消除人们的担忧:即割包皮对男男性行为者健康的好处过于模糊,所以不能开展系统性的行动。”

来自政治世界:

  • 据NBC报道。美国国防部公布一项针对在军队服役的跨性别新政策,于4月12日生效。该政策表明,如果被诊断为性别焦虑且不愿意遵守与生理性别相关的规定,这些人将被限制服役


  • 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众议院投票反对禁令。但是,该决议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不会迫使军方收回这项禁令。决议发起者乔·肯尼迪指出,“实施一项无视基础科学、军方领导人宣誓证词和大量研究的禁令”将“给我们的军队注入不宽容,贬低他们的牺牲,并让人怀疑我们对那些誓言的承诺”。


    同时,路透社报道,华盛顿联邦地区法院的科琳·柯勒-科特利(Colleen Kollar-Kotelly)法官,发布了一份3页的通知,她声明针对该政策发出的禁令仍然有效,禁令不能继续执行。但是,彭博社报道,司法部并不同意法官的决定


  • 同样在美国,NBC报道,为了禁止基于性、性别认同和性侵向的歧视,280多名国会议员建议用“平等法案”更新“公民法案”。除性少数外,该法案认为“性”包括对怀孕、分娩、性特征和性别特征的保护。该法案鉴定多种情况下LGBTI和那些被认为是LGBTI的人受到的歧视,并明确禁止这种歧视——包括住房、工作场所、寄养和收养、公共场所以及商业服务和商品等领域。威廉斯研究所发表了一篇分析,内容是关于“平等法案”如何影响这个国家13岁以上的1300万(经估算)名性少数人群。


    虽然许多组织和个人发言支持该法案,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他们认为该法案会损害宗教自由妇女权利。(天主教新闻社,华盛顿同志Washington Blade和其他媒体报道)。


  • 德国司法部扩大了赔偿的范围,更多纳粹时代受到迫害的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将得到赔偿。最初,这些款项授给被定罪和监禁的男子。现在那些被调查和拘留但未被定罪的男子也能得到一笔赔偿款项。


  • 英国妇女与平等大臣任命了第一位LGBT健康顾问以及一个由12个人组成的顾问小组,以便聚焦核心议题。性健康和HIV顾问迈尔克·布莱迪(Michael Brady)博士将担任关注不平等问题的顾问。他将在医疗保健系统中,提高对LGBT事务、扭转治疗的认知,并为身心健康服务探路。


    与此同时,随着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迫近,LGBTI团体“人民的投票”和“同志明星新闻”将《“退欧对LGBT影响评估”报告》提交议会。该报告指出,失去欧盟的“基本权利宪章”会对LGBT社群的需要产生巨大的影响。为提高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同性恋明星新闻主任特里斯-史密斯(Tris Reid-Smith)评论到:


    “作为一个社区,我们可以假装这种危险并没有迫近。但是,我们也可以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为保护和促进我们的权利承担起个人和集体的责任。”


  • 泰国与3月24日举行了大选。这是自2014年军事政变取代政府之后的第一次选举。候选人之一Pauline Ngarmpring成为泰国首个跨性别总理候选人。另外,此次选举还有20名公开LGBT议会候选人。选举结果仍然存在变数,尚不清楚哪一党派会选出总理。选举委员会的非官方结果显示,电影人坦沃林“高尔夫”苏克哈皮塞(Tanwarin “Golf” Sukkhapisit)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位当选为众议院议员的性少数人士。坦沃林被认为是“性别酷儿”或“非二元性别者”。在接受曼谷椰子网采访时,Ta(他或她)表示Ta计划这样赢取这场胜利:


    “对于那些抱怨LGBT社区要求过多的人,我想说的是,我们只是要求与普通人拥有一样的基本权利。我们不想要比你更多的权利。我们只想要你所拥有的。让我们变得平等,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


  • 印度的选举将于4月开始。虽然在2014年,hijra(跨性别者)和其他非二元性别人士被赋予登记为第三性别选民的权利,但只有一小部分(性少数)已登记投票。例如,卡纳塔克邦跨性别人口估计超过7万,特仑甘纳邦估计有9万人,古鲁格拉姆邦估计超过8,000人,但只有几千人在各邦登记。选举委员会首次任命一名跨性别人士担任联邦选举大使。作为大使,活动家(ShreeGauriSaend)将访问跨性别人群,鼓励他们注册,并在投票站提供支持。此外,选举委员会还将任命跨性别女演员和模特曼尼普尔·比什什·惠瑞姆(Manipur Bishesh Huirem)为“联邦代表”和活动家Preeti Mahant作为“地区代表”提高意识、鼓励参与。


  • 尽管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但已有14名民主党候选人在角逐总统候选人提名,另有13名候选人正在考虑竞选总统。人权运动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宣布他们将主办一个总统辩论,内容是专门关于LGBTQ权利的辩论。这样候选人可以就观点和政治纲领进行讨论。候选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是一名公开的同性恋,37岁,已婚,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市长。他会说七种语言,最近在一些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一。华盛顿邮报道, 他也许有机会胜出


  • 当欧洲为5月份的欧洲议会选举做准备时,ILGA-欧洲(国际性少数联盟)发起了两场运动“出柜”支持LGBT人权,“不选仇恨”让选举远离不宽容和歧视。此外,该组织还发布了一系列免费在线研讨会,用以支持和鼓励LGBTI社区更多地参与选举,并在选举中提高对LGBTI问题的认识。登记参加四月网络研讨会(点击)。


  • 记者乔恩·李·安德森为纽约客撰稿,他深入观察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的选举。博尔索纳罗在竞选行动中反复使用反同策略。据安德森报道,在选举期间,针对LGBTQ人的袭击事件激增,其中包括一名男性借总统之名谋杀跨性别女性。


联邦政治:

  • 开曼岛大法院裁定,禁止同性伴侣结婚违宪,侵犯了他们的私人家庭生活权和言论自由权。首席大法官安东尼·斯梅利(Anthony Smellie) 下令修改法律,将婚姻重新定义为“两个人作为彼此配偶的结合”。他说,修改婚姻法并不威胁婚姻制度,“确认国家尊重基本人权的义务将加强我国的宪政民主”。


  • 日本司法部撤销了对一名台湾同性恋男子的驱逐令,这名男子与其日本伴侣同居25年。该男子曾提起诉讼,声称如果他是一名女性,他早就能够获得配偶签证。日本不承认同性婚姻。


  • 在中国台湾,2017年司法院裁定剥夺伴侣结合的权利侵犯了他们的宪法权利。2018年11月举行的全民公投发现,大多数选民不支持婚姻平权。然而,全民公投结果并不能推翻法院裁决。法院的两年期限令婚姻平等在默认情况下合法。《台北时报》报道,现在立法机构提出了两个相互竞争的法案草案,以承认同性伴侣。其中一个可以确保伴侣登记结婚并给予已婚夫妇权利,包括有限的收养权。另一种是指同性伴侣作为“家庭成员”但限制其继承或分担伴侣子女监护权的能力。


  • 彭博亚洲投资峰会期间,中国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婚姻平权表态。近来,自从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对一对居住在香港的英国女同性恋有利,港府开始针对外籍同性伴侣签发受养人签证。在峰会上,林强调,同性婚姻是不被允许的,这个问题仍然存在争议。然而,她仍然致力于“依法”支持来该地区工作的外国伴侣。

  •  在墨西哥锡那罗亚州,州议会领袖格拉西埃拉·多明格斯·纳瓦(Graciela Dominguez Nava)承诺国会将针对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展开辩论。如果法案通过,锡那罗亚将是墨西哥实现婚姻平等的第十五个州。在墨西哥其他所有的州,伴侣必须向法官提出申请才能结婚。

让法院裁决:

  • 博茨瓦纳高等法院在哈博罗内听取了对“刑法”第164条和第167条将同性关系定为刑事犯罪的质疑。该案件于去年提起诉讼,当地LGBTI倡导组织LEGABIBO被任命为法庭之友协助诉讼程序。在为期一天的听证会结束时,阿贝德尼科·塔法(Abednico Tafa)法官宣布,法庭要到六月才能做出裁决


  • 肯尼亚高等法院最近宣布,尚未决定将同性关系定为刑事犯罪的刑法条款是否符合宪法。Chacha Mwita法官指出,他们正在努力工作,“争取在5月作出裁决”。


    同时,上述肯尼亚法院裁定“全国男女同性恋人权委员会”应被允许正式登记为非政府组织。2015年,一家法院裁定,政府阻止“全国男女同性恋人权委员会”注册是错误的,即使法律认定同性关系为犯罪。非政府组织协调委员会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上诉法院的三名法官确认了这一裁决:“我们认为,这家拟注册非政府组织的目标是保护性取向为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的人,以及变性人或间性人,反对针对他们的歧视和其他侵犯其权利的行为。但是这不是为了促进(同性)性行为,也不是按照委员会认为的“助长恋童癖“。首席法官菲利普·瓦基(Philip Waki)补充说:

     

    “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的问题很少在公开场合讨论。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情感问题。现实是,这个群体确实存在,我们再也不能否认这一点了。任它去吧,我不会是第一个扔石头伤害他们的人。”


  • 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裁定,一名14岁的跨性别男孩可以违背他父亲的意愿开始激素治疗。这位年轻人于2016年出柜,他的母亲、医学专业人士和老师都支持他继续接受治疗。但是这位父亲拥有孩子的共同监护权,自去年夏天起就一直在阻止治疗。跨性别权利倡导者阿德里安·史密斯说,这项裁决会给苦苦挣扎的年轻人带来希望:


    “年轻的跨性别者因此可以感到些许欣慰,他们经常被错误地安排性别和姓名,这是对人权的侵犯,甚至可能上升到家庭暴力的程度。”

     

  • 在美国,“旧金山纪事”报告,一名跨性别者已经对加州的一家医院提起诉讼。因为就在手术开始前夕,计划中的子宫切除术被医院取消。奥利弗·奈特后来得知医院牧师对他案例的“道德评估”导致手术取消。该医院由圣约瑟夫卫生网络拥有,该网络在美国各地经营着51家医院。该医院曾声明,它只会进行“医学上必要的”子宫切除术,因为绝育在道德上是“错误的”。ACLU(美国公民自由协会)高级律师伊丽莎白·吉尔说:


    “确认性别的医疗服务能拯救生命,在医疗上也是必要的。跨性别也是我们社区、工作场所和邻里的一部分,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应该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医疗服务。”


  •  美国律师协会司法工作计划(The ABA Justice Works Program)发表了一份报告——“加强对基于性取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的偏见暴力作出反应的框架”。包括法律从业人员、心理社会服务提供者和警察部门在内的专家一起制定该框架,目的是为那些需要应对基于偏见暴力的人提供操作指南。报告概述了世界各地的主要注意事项和最佳操作。

关于宗教:

  • 一个名为“天主教徒促进人权”的团体要求联合国撤销梵蒂冈作为“非会员国常驻观察员”的地位(允许梵蒂冈在没有正式成员资格的情况下参加联合国工作)。在致秘书长的公开信中,他们谴责“在全球范围内,神职人员实施的强奸、性暴力和酷刑,以及教会官员有系统地掩盖事实”。该组织建议,观察员地位创造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允许一个宗教组织“影响世界各地数十亿人生活的政策和进程”。它还进一步论证,这些政策“可能而且确实导致”侵犯妇女和女孩以及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平等和不歧视的基本权利。团体发表了一份带有案例研究的报告支持他们信中提出的论点。


  • 在意大利,《卫报》报道,两万人抗议美国举办的世界家庭大会(WCF)。尤里·瓜亚纳(Yuri Guaiana)说,表明意大利不会屈服于仇恨,这很重要:


“他们一面对同性恋、离婚和避孕说一些可怕的话,另一面,他们(参与WCF的人)却扮演受害者,辩解称攻击我们仅仅是为了维护家庭。这就是为什么抗议很重要。”

  • 据《开放民主》的克莱尔·普罗沃斯特(Claire Provost)和玛丽·菲茨杰拉德报道,有12名美国基督教右翼原教旨主义组织为欧洲极端保守的律师、政治活动家和反对LGBT、性教育和堕胎的“家庭价值观”运动捐助了至少5000万美元。针对调查结果,40多名议员呼吁欧盟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刻不容缓地”调查这些组织的影响。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苏格兰民族党议员阿兰·斯密斯(Alyn Smith)称这一发现“非常令人震惊”:


    “任何类型的团体都不应利用黑钱来扭曲辩论和颠覆欧洲的民主,尤其是那些文化根源严重倒退的群体”。


  • AlexKotch是一名美国记者,他(她)正在调查该国最大的募款倡导基金。新闻周刊解释这些基金捐款者客户可以在对国税局匿名的情况下开通免税礼品渠道。Kotch发现,其中一些基金一直在向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Poverty Law Center )认定为仇恨团体的组织提供大量捐款。特别是,来自国家基督教基金会(NCF)的税务文件显示,他们在3年内向23个所谓的仇恨团体提供了5610万美元。其中超过4900万美元捐给了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Defending Freedom),这是一个被内在慈善(Inside Philanthropy )机构认为,在过去的15年里“可能是单体最大的反LGBT运动资金来源”。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消费者权益组织“公众公民”(Public Citizen)的莉萨·吉尔伯特指出,这意味着就像“追求同性恋权利”一样,也有“一种机制”可以为不受欢迎的事业提供资金,并为捐赠者赋能,提供匿名传递政治信息的渠道


  • 这些报道发表之后,由联合基金会(Amalgamated Foundation)领导的25个基金会和慈善团体发起了一项名为“仇恨不是慈善”的倡导。该运动的目的是“增加一些问责机制”,并敦促各基金会制定政策,防止捐助方将资金专用于仇恨团体。捍卫自由联盟对这份报告和倡导活动作出了回应,“将和平的基督教组织,如捍卫自由联盟与暴力和种族主义团体进行比较,是令人震惊和无礼的”。

  •  二月,卫理公会教堂举行了一次特别会议,用来决定未来将如何处理LGBTQ问题。最后,与会者投票决定维持一个“传统的计划”,即“同性恋与基督教教义不相容”。决定的票数非常接近,只有54票之差,不过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对记录的审查后发现一些反常的选票影响了决定的公正。

恐惧与厌恶:

  • 从文莱总理处证实,该国将对刑法进行修改,以便执行更严格的伊斯兰法。这些改变包括惩罚被判犯有通奸、鸡奸罪和强奸罪的人,刑罚为鞭打和乱石砸死。名流和长期活跃倡导人士乔治·克鲁尼和埃尔顿·约翰呼吁抵制九家位于英国、美国、法国和意大利的酒店,它们由文莱苏丹所有。克鲁尼承认抵制可能改变不了法律,他反问道:


    “但我们真的要付钱给这些侵犯人权的暴行吗?我们真的要为杀害无辜公民(的人呢)提供资金吗?多年来,我认识到,与凶残的政权打交道,你不能让他们蒙羞。但你可以羞辱银行、金融家和与他们做生意的机构,并选择‘目中无人’。”

     

  •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发表了一份关于日本的报告。报告检验了在日本,跨性别必须经过哪些法律程序才能得到法律承认。这一过程要求跨性别者向家庭法院提出上诉,并接受手术。人权观察组织与来自日本各地的48名跨性别者进行了交谈,并与法律和卫生专家进行了交谈,以评估影响并提出改革建议。尽管日本最高法院在一月份裁定要求手术规定不违反宪法。该裁决建议对该法律进行改革。


  • 在巴西,根据路透社官方消息,当地警方破获几名男子剥削跨性别女性,他们同时经营人口贩卖。该团伙已经活跃了至少6年,迫使女性卖淫为其性别转换手术支付费用。

     

  • 同时,也是在巴西,两名前军警因暗杀玛丽艾尔·佛朗哥MarielleFranco而被捕。受害者是里约热内卢公开的双性恋议员和国际知名的人权活动家。她在2018年3月被谋杀。调查仍在继续,以确定这些人是否受人雇佣。在一份声明中检察官评论道:


    “无可争辩的是,玛丽艾尔·佛朗哥因为捍卫她的事业、参与政治活动而被谋害。”


  • 来自土耳其的消息,DW(德国之声)报道,一名警官供职10年后被停职只因为他是同性恋,和另一个人有着“不正常的关系”。这名男子说,他希望就纪律委员会的裁决向法庭提出上诉。


  • 冈比亚的真相、和解与赔偿委员会(Truth,Reconciliation, and Reparations Commission)1月开始调查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总统22年统治期间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冈比亚大学的Josh Scheinert教授反思到,该委员 不可能实现“完整”记录,因为委员会不太可能包括任何愿意就迫害LGBT人群发表意见的人。虽然委员会副执行秘书Musu Bakoto Sawo也同意受害者不太可能站出来,但她称委员会是就LGBT群体的待遇开始对话的“最佳时机”。


  • 来自加拿大《全球新闻》的卡密·凯普克(Cami Kepke)与幸存者谈论“LGBTQ清洗”-在1950年代至1990年代期间,加拿大政府揭露并将涉嫌的LGBTQ人士从公共服务中除名。尽管2017年,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Trudeau)正式道歉,包括向受影响的个人提供1.45亿美元的赔偿,但韦恩·戴维斯(Wayne Davis)和米歇尔·道格拉斯(Michelle Douglas)告诉凯普克,重要的是解决系统性歧视

  •  路透社报告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干预了约会应用Grindr的所有权。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的交易中,该应用程序是被中国游戏公司北京昆仑科技接管,CFIUS当时没有对这些交易进行审查。现在CFIUS表示所有权涉及国家安全风险,用户个人资料容易遭受攻击。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昆仑正试图出售Grindr股份。

变革之风:

  • 国际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和跨性别联合会(ILGA)每年发布一次“联邦资助的同性恋恐惧症”报告,报告分析世界各地的立法,分析其中以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或性别特征影响人们的法律。该报告通过30多名学者和运动家撰写的专题文章,进一步说明不同地域领域人们所面临的挑战。国际法协会还首次开辟了一个关于国际人权法的章节,用以帮助人们更方便地了解这一领域的法律进展。


    ILGA还在新西兰举行了世界会议,来自近100个国家的500多人参会。会前活动包括关于土著LGBTI、性工作和青年的会议。在第一次会议上,与会者通过了一项决议反对针对性工作者进行任何形式的刑事定罪和法律压迫.


    会议前几天,新西兰基督城的两所清真寺遭到恐怖袭击。反思这场悲剧。ILGA联合秘书长鲁思·巴尔达奇诺(Ruth Baldacchino)和海伦·肯尼迪(Helen Kennedy)表示

     

    “我们、你们以及奥特亚罗瓦和全世界的所有人民一起,为上周在基督城发生的可怕的损失哀悼。我们站在这里,与穆斯林群体一起同悲欢。酷儿群体对于恨并不陌生,他们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你。在忧郁中,在黑暗中,在暴风雨中。我们要为你们点亮一束光。


  • 出于对50名死者和数十人伤者的尊重,新西兰本地的LGBTI团体选择推迟原计划的骄傲节活动。惠灵顿国际骄傲游行,公园出柜(Out in the Park),和骄傲公司(Pride Hīkoi,Hīkoi,毛利语,公司)表示担心,他们将紧急调整服务,以保护穆斯林群体。如出柜惠灵顿补充道:

    “像你们一样,Out威灵顿公司也被今天在基督城发生的恐怖事件所震惊,我们的思想和爱都与我们所有的穆斯林whānau(毛利语,家庭)、他们的whānau、社区和基督城的人民同在。”


  • 南非团体问责国际发表了一系列对LGBTQI和非顺性别的非洲人及其盟友的采访,记录社群分享的知识和经验,这些知识和经验大多未得到承认。他们提出这些问题:LGBTIQ和非顺性别的非洲人面临怎样的责难?LGBTQI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盟友和资助伙伴的角色是什么?这些报告用内部的语言记录下他们的回答,可以起到指导运动建设的作用。


  • 记者奈莉·佩顿在几内亚比绍(Guinea-Bissau)采访到“大妈妈泉”的成员——一群男同性恋和跨性别女性。他们不会在公共场合改变穿着和行为来隐藏他们的性倾向或性别认同。几内亚比绍在1993年重写“刑法”时放弃了将其性少数定义为刑事犯罪的条款;然而,人们仍然要面对歧视,有时甚至遭受暴力。正如一名来自达科斯塔的成员所述:


    “大妈妈喷泉帮助了许多曾经感到难看或深柜的同性恋者。我们打扮的目的是让那些隐藏自己的人知道,做自己是正常的。”


  • 在美国,作家萨曼莎艾伦(Samantha Allen)撰文研究:保守派州的一系列新的非歧视城市法令如何催生“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接受区”。在这些接收区,人们能够自由做自己。艾伦建议,随着更多人的接纳和更多的人出柜:


    “美国的酷儿中心正在向中部移动。”


  • 作家崔西·本迪克斯探讨了“无酒精酷儿空间”的崛起如何为传统的同性恋酒吧提供了一个替代性选择,让LGBTQ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在全国各地,酷儿群体们正在寻找能让人感到舒适和安全的社交地点:咖啡馆、书店、面包店、开放式工作室都有可能。维吉尼亚·鲍曼(Virginia Bauman)是 “Cuties”空间的共同所有者,她反映:



           “我们只是需要空间。”

在三月:

  • 莫斯科LGBT组织“stimul”发布了一段视频,用来展示他们所做工作。他们为来到这个国家的LGBT难民提供法律援助和庇护


 

  • 在英国,下议院内务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声明政府应该承认LGBTQI+寻求庇护者在移民拘留中心“容易”受到伤害。报告进一步审查了政府保障LGBTQI和其他“有风险的成人”的政策。一位发言人告诉路透社:


    “拘留是我们移民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必须是公平、人道的,只有在绝对必要时才能使用。”

 

  • 在肯尼亚内罗毕,有20名LGBT人士因为在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外抗议庇护条件而被逮捕。记者Max Bearak采访到 20中的部分人。难民署已向被拘留者提供咨询和法律建议。与此同时,肯尼亚难民旗帜倡导组织领导人姆巴兹拉·摩西(Mbazira Moses)承诺以绝食抗议直到监狱里的人被释放。


  • 约书亚·艾伦(Joshua Allen)为非洲朋克(AfroPunk,网站媒体)撰文。他讲述了在墨西哥城的故事,他曾和一只由100多名寻求庇护的LGBTQ组成的队伍相处。他们向艾伦描述他们正在逃避的恐怖,他们告诉他,除非“所有人都能自由地生存发展”,成千上万的人不会不会停止离开家园。考虑到他们的处境,艾伦说:


    “我以为这是一群无望的人,但他们却表现出一种无法想象的乐观和善意。”


  • 在吉尔吉斯斯坦举行的妇女节游行引发议会争议。有人提出要更严厉地约束民间社会团体。自由欧洲电台报道,一些议员指责游行中包括一小群LGBT参与者,他们“羞辱”了国家,“破坏”了传统家庭的概念。活动人士为游行进行辩护,参与者Bektru Iskender争辩说,性少数群体过去也曾参与过游行,反对者只是最近才注意到了这一点。Iskender补充说,女同性恋和跨性别女孩在该国面临着“极大的暴力”,他认为:


    “这就是女权运动的一部分,不可能分开LGBT群体。我为吉尔吉斯斯坦感到骄傲,因为在这里(参与)可能性已经存在。”


  • 俄罗斯远东地区,当地官员取消了一个青年艺术节,他们指责该艺术节“企图非法举办LGBT活动”。组织者说,官方认为一部名为“蓝色和粉色”的戏剧在宣扬LGBT。导演Yulia Tsvetkova写道:

     

“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人会故意破坏我们小小的、和平的青年节?”难道青年行动主义令我们的当局害怕?

校园生活:

  • 在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大学(USU)解散了整个学校新闻网站的编辑部,学生们因此发起抗议。起因是学校官员要求删除一个故事,理由是“色情”和提倡同性恋,这个故事内容是一个女人爱上另一个女人;然而,学生们拒绝删除故事。后来,学校紧接着取消了为讨论这个故事而举办的文学论坛。


  • 在英国,伯明翰至少有五所学校无限期暂停一项性教育课程。该课程旨在教授多元性和包容性,内容涉及LGBT权利、性别认同、种族和宗教。课程信息会根据年龄阶段的需求进行设置。帕克菲尔德社区学校的家长示威抗议“No Outsider”项目(项目名)。慈善机构Accord Coalition for Inclusive Education的负责人斯蒂芬·特里牧师对这一新闻引发反应表示失望:


    “父母有权就性和道德的问题发表意见,并将这些信念摆在子女面前。学校的任务是在社会上提出不同的观点和方法,全面处理偏见,促进不同人之间建立的良好关系。从这点出发,教师应该得到积极的支持,而不是打击。”


  • 在日本,新版小学教科书已经确认会纳入针对性别认同和受同性吸引的讨论。NHK报道称这是官方教科书的第一次。当然,东京的出版商早就已印刷过几本以LGBTQ为主题的儿童读物让孩子和老师接触到不同的观点。


  •  在美国,平等亚利桑那组织与全国女同性恋权利中心签署申请声援匿名学生反对亚利桑那州政府的一项州法律。该法令禁止学校开展艾滋病和性教育,理由是这些教育会“提倡同性恋生活方式,将同性恋描述为一种积极的可选择的生活方式,或认为某些性方法是安全的同性恋性行为方法”。这些组织说,该法律“贬低和驱散”LGBTQ学生,并营造出一个“恶毒的学校环境”。

体育和文化:

  • VICE宣布成立一个新的照片库,用以展示跨性别和非二元性别的多样性。“性别光谱集:超越二元的照片库”包括来自不同种族和性别的人,涉及各种主题,包括工作、情感关系、技术、健康、生活方式和情绪。主编林赛·施虏伯(Lindsay Schrupp)评论道:

“我们真的想证明,跨性别也是真正的人,Ta们也有着完整的生活。”

 

  • 第30届GLAAD媒体奖在美国举行,以表彰LGBTQ领域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和事件。在众多出席的名人中,超级巨星碧昂斯和她的丈夫杰伊-Z被授予先锋奖。杰伊-Z发表了一场充满感情的获奖演讲,谈到了他的母亲,她最近以女同性恋身份出柜,而碧昂斯则用这个奖项纪念她已故的约翰尼叔叔,他死于艾滋病。卡通“史蒂文宇宙”也获得了奖项,这是有史以来第一部获得杰出儿童和家庭节目奖的动画片。

 

  • 在缅甸,LGBT化妆师、花店、时装设计师、舞者、表演者和维权人士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会议。他们谈论LGBT在电影中的代表。与会者为该行业提出了五项主要建议,包括要求缅甸电影组织制定一项政策,停止传播“与事实不符的LGBT形象”。社会倡导者、公开的性少数Dee Dee补充说:


    “这里禁止吸烟,所以歧视也一样应该被禁止。”

 

  • 日本足球运动员Shiho Shimoyamada出柜,这传递出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她曾为德国联赛效力,表示希望在2020年奥运会之前,LGBT人群在日本体育界的存在正常化:


    “一旦你和公司分享了你的感受,体育就会变得更加有趣。”

  •  公开的同性恋三项全能运动冠军杰克·布里斯托与BBC“LGBT运动播客”分享了关于奥运会的故事,以及作为LGBT+榜样参加铁人三项比赛要付出的经济成本。

asdfdd.webp

来源公众号: GS乐点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