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请你勇敢一点。

编儿 2019-05-18 09:05 7719 0

640.webp

/ 01 /

17岁那年,我喜欢了班上一个男生。

在此之前,我和他的关系,就像很多男生一般,是哥们、是兄弟。

他的英语成绩不太好,我便天天督促他背单词、背句子;我的数学成绩很一般,他常常教我解题思路。

慢慢地,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他。

和他表白吧。

这种想法就像一颗种子,在我心里扎根发芽。

我知道他喜欢女生,和我在一起,他常常会聊荤段子。

有时候聊得兴奋,他会像个小孩一样眉飞色舞、手舞足蹈。

而我,总是假装配合他。

其实,和他表白,我也没想过会得到什么回应。

只是,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仅此而已。

最后我还是和他表白了。

发短信表的白,他没有回我。

也许是心虚,在学校碰见他,我总是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般。

/ 02 /

大概一周之后,我的性取向,渐渐成为学校里的话题。

一开始,大家都在议论我的性取向,但我并不知道。

直到一个朋友和我说,“原来你喜欢男的?难怪你经常喜欢挽着我的手臂。”

他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

我确实喜欢挽着他的手臂,尽管我知道,作为男生,这是一个坏习惯。

但我并不喜欢他。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想解释,但他已经带着厌恶的眼神离开,留下一句,“你真的很恶心。”

后来,关于我的性取向,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我身边的朋友,开始慢慢疏远我,甚至排挤我。

刚开始的时候,我会主动讨好他们。

有一回,在食堂里碰见几个以前玩得挺好的朋友,有说有笑地在吃饭。

我主动上前,刚坐下,所有人都默契地停止了说话。

气氛很尴尬。

想起一个朋友喜欢吃排骨,为了打破尴尬,我夹起了一块排骨,想放在他的餐盘上。

刚松开筷子,他便很激动地挪开餐盘,大声问道,“你要干嘛?”

排骨掉在了餐桌上,因为过于激动,他的勺子也掉地上了。

“真晦气,谁要吃你的东西。”

他一边收拾餐具,一边起身准备离开。

短短十几秒,原本坐着四五人的餐桌上,只剩下我一人。

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

好浪费啊!

食堂阿姨做的排骨,明明很好吃。

我看着餐桌上那块孤零零的排骨,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 03 /

父母终于还是知道了我的性取向。

父亲似乎不太接受这个事实。

有一回,一位家长和父亲谈起我的事,父亲故作轻松地说道,“小孩子不懂事,都是闹着玩的,去年他还谈过一个女朋友。”

但是,我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

父亲为什么要撒谎呢?

我不敢问他,他却先发起了脾气,“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以后要在敢惹出这档子事,别说你是我儿子。”

后来,父亲越来越“关心我”,每天吃饭都会问,“今天怎么样了?”

我知道,他是在问我,今天你还喜欢男生吗?

可是,这种事,真的会一夜之间改变吗?

我不说话,父亲便会很生气,把筷子朝我扔来,骂道,“你知不知道丢脸?”

后来我发现,只要便欺骗父亲,我现在喜欢女生。

父亲便会满意地点点头。

有一天,父亲忽然问我,“同性恋是可以治疗的,你要去治疗吗?”

我曾经听说,治疗同性恋,用的是电击,很痛苦、恨可怕。

但我没想到,父亲竟会有这种想法。

但那一刻,我忽然觉得,


去吧,去治疗吧,总比在家里要好。

我最终没有如愿,去做所谓的同性恋治疗。

因为母亲一直哭着说道,“他是我们的儿子,不能让他受这种罪。


给他点时间吧,他现在还小,长大了会变好的,以后也会变好的。”

因为我的性取向,父母的关系早已急剧恶化。

父亲总是抱怨母亲,生了一个“不正常的儿子”,母亲则终日哭哭啼啼,说以后会变好的。

但是,以后真的会变好吗?

/ 04 /

我变得越来越很敏感。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见几个一些同学有说有笑,都会觉得他们在议论我。

偶尔有同学主动和我说话,我都会觉得感恩戴德。

再到后来,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

晚上的时候,我总是无法入眠,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呆呆地想,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甚至白天上课的时候,我也会忽然抑制不住,莫名其妙地就流泪。

那段时间,我总觉得活在一个很吵闹的世界,人来人往,但和我都不相关。

后来,我休学了一年。

是母亲发现了我的异样,发了疯一般质问父亲,是不是想把儿子逼死,是不是逼死了才满意。

父亲不以为然,在他眼里,我只是矫情做作地装可怜,想要逃避现实。

在我休学的第一天,我收到了他的微信。

那个我向他表白的男生。

他说,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把你的性取向说出去的。


我只是告诉了一个人,想问他应该怎么办,后来这件事就被传开了。


想和你说声抱歉,希望你不会怪我。”

我在对话框里编辑了很长一段话。

“我常常想,如果那天没有和你表白,我的生活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糕?

也许,我和你还是朋友;我在学校不会被排挤;在家里不会被施压。

你知道吗?我想过好多回,活得这么辛苦,不如算了吧。也许死了是一种解脱。

我要是死了,你们会觉得后悔吗?如果会,也许我死了,并不是一件坏事。

你别害怕,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你了。但我无法做到原谅你,一辈子都做不到。”

编辑完这段话之后,我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好像所有的情绪,都瞬间得到释放一般。

只是,这段话最后还是没有发给他。

我甚至都没有回他的信息,默默地把他拉黑了。

有些话,说出来已经没有意义;

就像有些事,已经无法挽回。

如今,我已经大学毕业。

毕业之后,我没有留在家乡,而是去了一个新一线城市发展。

这座城市很包容,大街上偶尔能看到两个牵着手的男生,没有人会觉得惊讶,也不会有人歧视。

一切都似乎那么自然。

只是,17岁以后,我再没爱过任何人。

本文故事来自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读者



灯泡按:


今天,台湾同性可以结婚的消息,在朋友圈刷了屏。这意味着,台湾成为首个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地区。

今天,也是五月十七,国际不再恐同日。


很多人站出来发声,他们有的是男生,有的是女生,有的是同性恋,有的是异性恋。

他们都相信,


所以,

20190518_173128_037.jpg


20190518_173128_038.jpg

来源公众号: 灯泡很亮

编儿

欢迎给我发邮件: x@ganana.cc

Following 3 | Fans 49